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198章 开心扉(1/2)

【当考验来临,恶魔会低语,邪祟将呢喃,以我们无法晓知的语言。】

怎么,怎么了?

白烟弥漫,泰尔斯迷茫地看着眼前的希莱,少女捧住他的脸,焦急地开合嘴唇,却发不出声音。

怎,怎么……

下一瞬间,脖颈处的冰凉触觉让泰尔斯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对了,我,我刚刚成功地喊出了声?

也许还引来了祸患。

泰尔斯盯着眼前的诡异白烟,感受着身后的存在,清醒和理智逐渐回到他的大脑里。

“你,你是谁?”他摸上匕首,警惕地问身后的人。

或者说,你是什么东西?

希莱见状越发惊恐,死命摇头。

身后的存在轻轻抚过他的脖颈,嗓音越发甜美温柔:“那不重要。”

泰尔斯一个激灵。

奇怪。

这声音是……

不,这不可能。

“真正重要的是,你是谁,泰尔斯?”

泰尔斯下意识地转身,一把扣住身后人的手腕!

他随即呆住了。

那是一个戴着眼镜,五官秀丽的金发少女。

她怔怔地看着被泰尔斯攥住的手腕,略显惊慌。

是她?

泰尔斯难以置信。

她是谁——希莱同样惊疑地看着眼前的姑娘,她发不出声,但口型清楚明白。

泰尔斯没有理会希莱,他下意识松开对方的手腕。

是塞尔玛。

塞尔玛·沃尔顿。

小滑头?

泰尔斯惊疑不定地打量着眼前的塞尔玛。

表情,神态,动作,包括撇嘴的习惯,都跟离别时的她,一模一样。

只是身材更加欣长,五官更加明丽,望着泰尔斯的眼神,更加……

“不,不可能,一定是……怎么,你是怎么做到的……”泰尔斯下意识地后退,被希莱一把扶住。

但塞尔玛却虚弱叹息:

“泰尔斯,记得你教我的一切吗?”

她步伐虚浮,眼神迷离,就像当年的龙霄城,跟他一起逃命时一样。

“不,”泰尔斯皱眉摇头,“停下,你不是她,你是,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

“说谎!”

塞尔玛一把扣住他的手腕!

龙霄城的女大公目光灼灼:“你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不知道我该是什么,不知道我在你心里是什么……”

不。

这只是它的把戏。

只是把戏。

这根本不存在……

泰尔斯莫名心慌,他死命地向后扯着手腕,只想离眼前的塞尔玛远一点。

希莱想要冲上来帮忙,但现实中像是有一堵透明的墙,将她和泰尔斯、塞尔玛两人死死隔开。

她纵然死命扑打,也无法接近两人一分一毫。

“你只是说谎,泰尔斯,你对我说谎,就像当年一样!你对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对我说我会有自己的选择,你对我说我想走就一定能走,可是你在说谎!你在说谎!用我们都知道的谎言!”

塞尔玛咬紧牙齿,眼中泪光闪动。

泰尔斯心慌意乱,胸膛沉闷,努力挣脱对方的手。

不!

这都是假的!假的!

就算是真正的塞尔玛来了,她也不会这么……

“而我相信你!”

塞尔玛死死拖着他的手腕,她软下身来,痛苦哭喊:

“因为你知道,你知道我会相信的!所以你愧疚又庆幸,因为你知道,只要是你,只要是泰尔斯说出来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相信!即便我知道那是谎言,我也会相信!因为你说出来的话,我只愿意相信!”

那一瞬间,泰尔斯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被一把重锤狠狠击中。

他深深低头。

希莱在离他们一尺之隔的地方,疯狂地捶打着虚空,她焦急不已,死命地喊着什么。

但泰尔斯听不见。

远处,一束火把在白烟中朦胧闪光,忽明忽暗。

“为什么,泰尔斯,为什么?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塞尔玛哭累了,她说话嘶哑,哀怨地摸上泰尔斯手中的匕首,将刃尖对准自己的心脏,“又对我这么坏?为什么你不愿放我走,又不愿抓紧我?”

下一秒,泰尔斯深吸一口气,猛地抬头!

当啷一声,JC匕首落到地面。

泰尔斯的手上,远处的火把取代了匕首,被他用力向前推去!

“不,啊啊啊啊!”塞尔玛在突然而来的火焰中痛苦尖叫。

火中显形。

泰尔斯颤抖着,努力不去在乎眼角流出的热泪。

“不,泰尔斯!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女大公的脸庞被火焰烧得卷曲变形。

神前幻灭……

泰尔斯咬紧下唇,不忍心去看她一眼。

尖叫声消失了。

“你说过的,你说过你会有办法的,泰尔斯。”一个新的嗓音传来。

泰尔斯一惊,回过头来。

不知何时起,塞尔玛消失了。

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像是个小乞丐。

而女孩儿的脸上,一个钱币形状的烧疤清晰可见。

那是……科莉亚?

“我们,我们都期盼你来,泰尔斯,”第六屋里最小的乞儿无辜地开口,语气里满是天真殷切的盼望,“期盼你来救我们,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办法的!你总是有办法的!”

泰尔斯心中一颤,下意识后退半步。

不。

为什么?

“可是你却没有来,”科莉亚的语气低沉下去,表情也变得呆滞,失落,了无生机,“你没有来救我们,你没有出现,泰尔斯。”

“到死都没有。”

到死都没有。

泰尔斯身形一晃。

他呆呆地望着眼神灰暗的科莉亚,望着她脸上的烧疤:

“我……不,我只是……我……”

我……

对不起。

白烟升腾,他手中的火把啪地一声熄灭。

另一边,一尺之外的希莱疯狂捶打和撕扯着空气,全力地做着“不”的手势和口型,想要吸引泰尔斯的注意。

“没关系,我知道的,泰尔斯,我知道那感觉……”

泰尔斯迷茫地抬起头。

眼前,双目通红的塞尔玛吸了吸鼻子,尽力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但就像你说的,我们要记住,记住这种只能任人宰割,无法自己做出选择的恐惧,对吧?”

塞尔玛摘下眼镜,双臂前伸,后者没有反应,任由姑娘环住他的脖颈。

任人宰割,无法自己做出选择……

“不。”泰尔斯恍惚道。

“我和你,我们都很厌恶这种感觉,”塞尔玛温柔地看着他,目光如水,“这种厌恶,甚至要超过我们所感觉到的恐惧。”

“为了免于这种恐惧,为了有朝一日能自由地选择,我们会,也必须变得强大起来。”

泰尔斯浑身颤抖,他忍不住眼里流淌的眼泪。

“无论你要成为谁,都没必要恐惧。”

他抱紧了塞尔玛,把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好像这样就能卸去许多负累。

“而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泰尔斯,你知道。”

塞尔玛贴着他的耳朵,温声软语:“无论你要成为谁。”

“无论你成为了谁。”

“成为……扭转这一切不幸的人。”

泰尔斯目光涣散。

扭转这一切不幸……

他下意识地握紧了左拳,手指摸到左掌心的伤疤。

只要……

只要轻轻划一下……

扭转不幸。

“够——了!”

下一秒,泰尔斯只觉得怀抱一轻,他失去平衡,跪倒在地!

“你!离他远点!”希莱歇斯底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周围的白烟瞬间淡去。

泰尔斯双手落地,只觉大脑一空,方才迷迷糊糊的感觉消失了。

嗯?

他倏然一惊,猛地抬头!

希莱站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抓着锋利的JC匕首,抵住她自己的咽喉。

血液从皮肤间流出,顺着JC落下。

嘀嗒。

她这是在……

“哎呀,他就这么重要?”

泰尔斯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来——一脸清冷的龙霄城女大公站在他身侧,不屑地看着对面锋刃抵喉的希莱。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退后!”翡翠城的大小姐满面怒容,她呼吸急促,汗水涔涔。

泰尔斯一惊,塞尔玛目光一冷,两人齐齐后退一步。

“希莱?”

泰尔斯紧张地盯着希莱脖颈的匕首:“你为什么……那是什么……”

他想起了什么,下意识捡起地上的火把,想要重新点燃。

“‘火中显形’是谣传,殿下,”塞尔玛懒洋洋地开口,像是知道泰尔斯要做什么,“就像人有千奇百怪,千万形态……火只对我们中的一小部分有用,对更多的家伙而言,火是朋友,亲密无间。”

泰尔斯皱起眉头。

“至于‘神前幻灭’么,嗯,”女大公微微一笑,“至少人类是这么希望的?”

泰尔斯听得心头一紧。

“闭嘴!”

希莱怒吼出声,脖颈处的鲜血顺着匕首流上她的手腕:

“你,到这边来——把那玩意儿扔了!”

泰尔斯下意识地丢掉熄灭的火把,站到希莱身边,与眼前的“塞尔玛”对峙。

“那是谁?”心有余悸的泰尔斯小声问道。

“你告诉我啊!她是谁?”希莱没好气地回答,显然心情糟糕。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不敢再说话。

只见“塞尔玛”叹息道:“塞西莉亚,你知道自杀的代价,对吧?可不止是死亡。”

希莱咽了咽口水,咽喉处的疼痛让她表情一紧:

“对,那算我违约。”

泰尔斯目光惊疑。

希莱不敢松懈手里的匕首,她咬牙对眼前的“塞尔玛”道:

“但是你,你就会永远失去通达人间的桥梁和渡舟!没关系,对吧?你只需要再等上个几百上千年,交好运碰上下一个没头没脑的蠢姑娘就行!”

“塞尔玛”沉默了。

“这么说,你愿意以违约的代价为条件,只为换取他,他?”

希莱呸声道:“关你屁事。”

“塞尔玛”微微一笑。

“那么,契约达成,而终有一日,塞西莉亚·雷吉娜·蓓拉·凯文迪尔,你将履约践诺……”

泰尔斯目光一变。

“塞尔玛”目光一厉,直指泰尔斯,

“只为他一人。”

什么?

什么契约?

“什么?”

泰尔斯并非唯一惊讶的人,希莱同样大惊失色:

“我?他?嘿!怪物!这不是共识!不,这不算契约!你不能这样就……”

下一瞬间,“塞尔玛”突然出现在希莱眼前,趁着后者不备,夺走她手里的匕首!

“小心!”

两人都吓了一跳,泰尔斯一惊,本能地扯着希莱后退,警惕地望着“塞尔玛”。

而“塞尔玛”熟练地转动着手上的JC匕首,露出挑衅的笑容。

糟糕。

泰尔斯和希莱对视一眼。

“我……我还有很多种方法自杀!”

希莱连忙开口,她低下头,在腰包里翻找:

“毒药,对,我有毒药,最恐怖的那种……你根本,根本来不及……”

“你今天没配毒药,”塞尔玛懒洋洋地开口,“怕错手毒死了这位殿下。”

希莱翻找的动作一僵。

“塞尔玛”的笑容越发刺眼。

但下一秒,泰尔斯就一把搂住希莱!

“我,我能杀死她!”泰尔斯重新把JC匕首顶上希莱的脖颈,作势凶恶。

“塞尔玛”目光一变,她皱眉看着不翼而飞的匕首,若有所思。

希莱一愣,反应过来:

“对,对的!他能杀我!他可厉害了!”

泰尔斯晃了晃匕首,凶狠地点头。

希莱嫌恶地擦掉他滴到自己身上的鼻血。

塞尔玛目光一冷。

三人对视了好几秒,直到“塞尔玛”突然弯下腰来,爆发惊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相当开心,乐不可支,甚至快乐地躺在地上打滚。

让泰尔斯和希莱面面相觑。

“哎呀,开个玩笑嘛!”

“塞尔玛”终于笑够了,她扶着腹部,喘着气指向泰尔斯:

“放心放心,亲爱的塞西莉亚,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你看看,这孩子都被标记了:脑门儿上写着大大的‘此物有主,他人勿近’!”

嗯?

泰尔斯和希莱齐齐疑惑,泰尔斯还下意识地摸了摸脑门。

“但倒是让我很奇怪,是谁预定了这样一件货物。”

“塞尔玛”笑声一收,她坐在地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泰尔斯。

泰尔斯被它盯得一阵不适,小声对希莱道:

“什么意思?标记?还有,它能再别这样说话了吗?至少……至少换个形象?”

希莱眉头一挑:

此章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我的龙无限之时空大盗惑世盗妃紫府变老子是条狗驭房有术蜜宠甜妻:楚少的迷糊小娇妻总裁偏要宠我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