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十章 莫让自尊,伤了青春

侠隐阁 笠歌

胖青年龙全最终还是因为自身臂力不足放弃了那把由深海精铁打造的“普通锤子”,此刻走出藏锋阁,脑袋耷拉着,神情略显沮丧。

随同而行的张重听闻这些坊间传闻的江湖轶事后,脸色俞发凝重起来。经过两年的苦修,他的剑法修为的确精进不少,可撑足了,也不过刚刚迈入淬体,与那些少年天才相差甚远。

九剑门的名字听着霸气,说到底也就是个偏隅一方的小门派,能提供给张重的资源实在有限。

更令他惊讶的是,顾山竟然是此次少年试剑大会的头号种子选手,实力深不可测。

比起诸多成名少侠仗着家底丰厚以及门派显赫的背景闻名江湖,顾山的名气,都是经过一场场战斗积累下来的。出道两年,九九八十一场论剑,未曾败绩,十八岁生日那天,他碰到了最近一场的对手,西北流浪剑客赵四郎。

赵四郎的武器是一把墨黑重剑,无锋无刃,看上去就像一把粗大的铁棒子。其剑法厚重沉稳,时常以守转攻,加之所修金刚诀使得自身固若硬铁,寻常人根本难伤分毫。赵四郎的剑法有时也会大开大合,呈现一幅万夫莫开的凶狂,招式多变,不拘于形,巨大的反差教人很难防范,其综合实力约莫已经达到浮屠中段,已然江湖鲜有。

二人相约在大漠决战,无名铁剑与墨黑重剑的碰撞引起漫天黄沙。孤烟自清明升起缭绕长河落日,一日交锋,二人竟还未分出胜负,顾山的剑灵动飘逸,赵四郎的则大巧不工,二人的比试仿若风拂山岳,谁都不能奈何谁,到了最后,似乎都成了体力与意志的比拼。

最终还是顾山笑到了最后,以半招险胜赵四郎,延续着自己的不败神话。

“那位名叫顾山的少年,当真是武林中百年难遇的奇才。”凌有衣走到张重旁边,突然感慨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阿坤,我们走,回客栈。”张重握紧拳头朝黄脸男子说了一声,天色已晚,也该打算回去休息了。

作为此次任务的首要目标,凌有衣自然不会让他轻易离开,掏着耳朵打趣道:“这样就想放弃了?你想为九剑门,为自己的父亲讨回尊严的决心都去哪了,还是说听到这些故事后,觉得自己的父亲败给顾山也不丢脸。”

张重沉默,胖青年龙全与黄脸男子阿坤的头也一道低了下来。

凌有衣的话如同一根针扎在他们心头,牢牢刺中要害。

曾经三人踌躇满志地出山,誓要扬九剑门威名,那一刻风起吹动秋衣,侠客意气,挥斥方裘。

却不想遇上了那位黑衣剑客的风骚一剑,几乎信念全失,被打回家,好不容易重拾信心来到洛阳,仍旧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到,甚至连一把武器都拿不动,那种感觉真的糟透了。

茫茫人海中,谁不曾想垫起一脚出人头地,谁不想站上台阶高人一等,却总发现自己被人流淹没,渐渐沦为了路人甲,更为可怕的是,甘愿成为路人甲。

“还记得我说的话么,观剑千局,可抵三年苦练,这或许是我来这儿的目的之一,我想来以此了解当今天下才俊的实力,了解那位顾山的剑道,但这绝非是你的目的,你或许觉得现在的自己太弱,就算参加少年试剑大会,也会落得惨败的下场,与其上台给九剑门丢人,不如就在台下好好学习,以待下一次的爆发,这本无可厚非,可是年轻人啊,你若现在不敢打敢拼,再过五年到了我这个年纪,就再不能参加如此盛典了。因为即便知道自己不敌,也不能轻言放弃。观剑千局或许真能抵过三年苦练,有时候,亲身经历过一场,就可以了。千万别让可笑的自尊给你的青春留下任何遗憾。”凌有衣深深看了张重一眼,说罢转身离开。

张重再一次怔住,出门不久,他已经连续好几回这样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龙全与阿坤原本暗淡无光的脸上再次散发出活力与光彩。

张重那副僵硬的脸,也将嘴角勉强抽动。

是啊,事到如今,我还在乎那么多干嘛。

.......

凌有衣转身离开后并没有走远,而是等到张重三人离开后悄悄跟在后面,一路跟到了一间偏僻的客栈。

洛阳城中心的客栈早已爆满,如今也就剩下些环境设施相对较差的地方。

凌有衣并没有在意,在张重上楼后点了一个临近的房间住下,这种时候有的住就不错了。或许他本就是个容易知足的人,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凌寒的冬天能有衣服穿,便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了。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凌有衣眼神迷茫地望着天花板,思绪飞扬,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与张重说那些话,可能是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那一年,他刚好也是十六,正值花季,春心随风而荡漾,萌动地扑通通跳着。恰巧有一位美丽的青春少女头戴花环从他的身边路过,他转过头,惊鸿地一瞥留下了太多值得留恋的岁月。

他们都是养花学徒,一同来向当地花翁前辈学习的。

记得当时他们都喜欢满天星,那种浅绿色的叶子长满花盆,素雅的小白花星星点缀在绿叶丛中的花。

他说他是普通的绿叶,她像美丽的星星,她笑着摇头说:我才不要当星星,星星太小了。

他挠头说:那我们反过来?

她依旧摇头。

他不懂她的意思,可是悸动的心一直在跳动。

二人仅仅相处了一个月,学期就结束了,离开的那一刻他很想表白,却因为少女的神秘而犹豫。

他怕失败,怕伤了自己,最后那句话始终堵在嘴边没有开口。

凌有衣,也就是故事中的“他”,直到现在也仅仅知道那位女孩姓姜。

那一句“千万别让可笑的自尊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任何遗憾。”或许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很幼稚,却也很真实。就像那株满天星的花语:深埋在内心的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