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十八章:汽车旅馆的艳遇

抬棺人 微胖大叔

刁老金凑到了我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人家不领情咋办?我看,咱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说不定这是人家的习俗呢。”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年纪比我大,见过的世面也比我多,当然什么都听你的了,幸好棺材没落地,即便是犯了一些忌讳,估计也不会出大事。”

老金点了点头,随即对那中年男人连连道歉,好话说了一箩筐,那人这才作罢,随即催促众人继续前行,可是不管那些小伙子多么用力,那棺材就像是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围观的人都好奇的走了过去。

“这是个什么说法?会不会跟马芳芳一样,自己选择了墓地?”我小声问起了老金。

他摇了摇头,“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的厉鬼冤魂,马芳芳受冤而死,那是个例外,我估计这棺材的主人多半是知道现在下葬不利于转世投胎,所以才不肯走了,放心吧,出不了什么大事。”

说着,便招呼我回了房间。

雨水拍打在窗户上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时不时就趴到窗户上看一眼,只见下边的人已经散了,而棺材还是放在那里,只是上面多了一块防水布。

“砰砰砰!”

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我以为是老金来了,可开门一看不由得愣了。

门外,竟然站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

咱这虽然是小地方,但我也绝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可这么漂亮的女人却还是头一次见。别的不说,就那不堪一握的细腰,就让我忍不住一身燥热。

这大半夜的,外边还下着大雨,她来我这里是想干吗?

“大哥,”

那女人娇滴滴的叫了一声,脸跟着便红了起来。“大哥,我能进来躲会儿雨吗?”

我绝对不是拙嘴笨腮的人,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面前我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好…;里边请。”

那女人一改之前的羞涩,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像是回到自己家似的,把包包往床上一扔就进了浴室。

直到这时我才反应上来,那句“请进”竟然是我说的。

深更半夜,一个漂亮的女人孤身出现在这偏远的地方,明明已经进了旅馆却敲门说要进屋避雨,而且一进屋就熟练的直接去了浴室。这场景有些不合逻辑,却又透着几分熟悉,突然就想起了马兵当时跟我说的话,他说许多旅馆都是允许小姐敲门做生意的,这现象在接待长途司机的汽车旅馆最是多。

这么说来,她是以为有生意可做?

老实说,我长这么大,连跟女孩子单独相处都没有过,更别说那种事了。可没做过,并不表示没见过,马兵他爹不在家时,我俩窝他那个小屋里,可也看过不少市面的。看着那些男男女女享受的样子,也会有些好奇那种事,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幻想有那么一场惊艳。

浴室哗哗的水声很快便盖住了窗外的雨声,我的脑子里不知怎么,一下就浮出了曾经看到的那些画面,目光不由的就看向了浴室。隔着那道全封闭的门,我似乎已经看到了她那一手就能握住的细腰,那两手也掌控不了的山峰。

下意识的咽了二口唾沫,我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身上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燥热。虽说这里是个穷山沟,可看这女人的条件还有穿着,怕是一次也要不少钱吧。我出来是带着全部家当不错,可总共也就一千多块钱呀,弄不好还不够人家那身衣服钱。怎么办?是找刁老金再借点,还是跟她说清楚?

水声渐渐小了下来,看样子是要洗完了。我咬了咬牙,深吸了口气,大步的走到了浴室。也许是太过紧张力气没撑握好,我刚敲了二下那门便猛的一开,突然失去支撑点的我就这样踉跄着栽了进去,一把将美女抱了个满怀。

碰到那具白皙滑腻的瞬间,脑子又成了一片空白。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女人的身体是这么的柔软,摸起来是这么的舒服,抱在怀里是这么的让人踏实。那颗孤单了二十年的小心脏,此刻跳脱欢悦着,似乎想飞出来告诉所有人,这种感觉是多么的奇妙。

貌似是感受到了我的变化,那女人反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整个人都靠了上来。我一挣,心想换马家沟的女孩,最轻的也得甩我巴掌骂上二句流氓,干这行的女人果然不一样,火辣辣的让人心都能烧起来。

我有些不自在的舔了舔嘴唇,想着还是赶紧说清楚的好。“那个…;…;我出门没带…;…;”

这时,那女人突然凑了过来,在我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我身子不舒服,你抱我上床好不好?”

那娇羞撒娇的眼神,轰的就在我脑子里炸开了。

什么钱?什么童子身?都被甩出了窗外,我的眼里脑子里,只有这个身子不舒服,需要我照顾的女孩。我弯腰一把将她捞在怀里,抬脚就向床上走,太激动了差点撞墙上,引来怀里人阵阵娇笑。这勾起了我的好胜心,把人往床上这么一扔,脱掉上衣就跳了上去。

“砰砰砰!”

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不用想都知道是老金,我暗骂了一声老东西,不耐烦道:“别敲了,我睡着了!”

“睡什么睡?!快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找你商量,晚了恐怕要出大事!”老金在门外比我还不耐烦。

我一听这口气不像是开玩笑,想了想,对床上的女人说道:“我去开一下门,你藏好。”

她笑着点了点头,一头钻进了被子里。

在心里把老金又诅咒了几遍,这才把门打开。“什么重要的事非得现在说?”

老金摆了摆手,神秘兮兮往屋里瞟了一眼,这才小声说道:“你还记得今天早上见到的那两个开豪车的女孩吗?外面那车就是她们的,现在住在我隔壁。”

我一愣,那车在旅馆门口时我就看见过了,这出门的路就这一条,在这里遇到也不为奇吧。我有些不明所以,上上下下又打量了一遍刁老金,想到屋里的那个女人,有些恍然。“可以啊您老,连住哪都被你知道了,我们可一共就千多块,您得悠着点啊。”

“臭小子,胡说什么呢,听我把话说完!”

刁老金白了我一眼,很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刚才咱们去楼下时她们也在,虽然没有说过话,可我觉得她们有些不太对劲。两个人跟好几天没睡觉了似的,无精打采的,眼神不太对。我就好奇跟着她们,在她们门外蹲守了一夜。你猜怎么着?两人睡觉,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是吧,您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干蹲墙角这事?”

我眨巴了二下眼睛,不敢相信这老家伙还这么为老不尊的,看来以后睡觉就防着点他了。“没声音怎么了?谁睡觉都没声音啊。”

“你怎么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算是睡的再怎么死,起码也要有呼吸声吧?她们连呼吸声都没有。而且体有恶臭、神情萎靡、衣冠不整,这不正是‘鬼搭肩’的三个征兆吗?那两个女孩儿,八成是被鬼给缠上了!”

“没听说过。你不是说那俩女孩最好别招惹的吗,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要是觉得害怕,我屋里倒有一个…;…;”我回头看了一眼床,空空如也!

她躲哪去了?

把不大的房间又扫了一遍,房间里也没有其它可以藏身的地方啊,这么大个活人,难道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还是说,她根本…;…;就不是人!

我猛的打了个激灵,脸上立刻就冒出了汗。

外边下那么大的雨,她似乎也没带雨伞,不但衣服没有湿,连头发也是丁点水珠都没有。这是二楼,也有不少房间,她敲门前我也没听到有敲过别人房间。难道,她是冲着我来的?!

“你屋里有一个什么?”

刁老金见我不说话,问了一句。

“啊?没…;…;没什么,我的意思我屋里倒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哎呀,反正就是你想多了,这两天见的死人还少吗?也没见你这么大惊小怪。”我支唔两句带了过去,要是让他知道,我刚可能被一个女鬼给勾引了,不笑死才怪。

老金一听这话急了,嚷嚷道:“这怎么大惊小怪了?咱们住进来前我就看过了,这没脏东西,两女孩变成这样,肯定跟外面那馆材有关。”

“那你想怎么办?”

“这样吧,我先去找出殡的队伍问一下棺材主人的情况,你准备一些红绳、红纸、红蜡烛半个小时之后,咱们在108号房外汇合。”他想了一会儿,扔下这句话就急火火的下了楼。

老金在106,108正是他的隔壁,那两个女孩儿所住的房间。

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又一想不对劲啊,这是旅店,又不是婚庆公司,我去哪里找红绳、红纸、红蜡烛?算了,问问旅店老板吧。

我返身回屋,正准备穿衣服,突然感觉后背一凉,接着那具软软的身子就靠了上来,在我耳边吹着气。

“你怎么这么半天才过来,害人家等的好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