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31章 铅笔

国医女神 剪剪轻风

季昀如工作忙,即使知道季含身体不好离不开人,开会也是难免的。乐-文-季昀哲不是第一次帮她照看孩子,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到季昀如走的那天,开车把季含和他的一堆玩具一起带回了家。

苏璇一步一挪的早把家里大略打扫了一下,正从茶几下面把零食找出来招待小含含。

季含知道苏璇在,比以往来舅舅家住更兴奋,一进门就缠着苏璇,把舅舅给忘了。

季昀哲做了顿饭的眨眼功夫,两个人已经玩起了ipad上的游戏,季含聚精会神,苏璇在旁边指手画脚,叽叽喳喳,茶几上摆了一摊玩具,几辆小汽车被扔到了沙发一角,电视上还播着动画片。

季昀哲拿起遥控器把声音关小,“快洗手吃饭。”

季含跳下沙发,一溜烟儿冲进洗手间,苏璇跟在后面一步步往洗手间挪。

季昀哲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弯了弯嘴角,他们家家教严,家里大多数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说话也都轻声细语,即使是孩子也不会大呼小叫,后来去了国外,家里也总是他一个人,耳边倒很少有这么热闹的时候。

晚饭过后,季含提出要求,“晚上我想和姐姐一起睡。”

“要叫阿姨,”季昀哲第八遍提醒,以前没觉得,最近才发现季含这称呼差了辈分,看看苏璇,又嘱咐道:“睡觉老实点儿,别碰到阿姨的脚伤。”

苏璇由姐姐荣升为阿姨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但因为季昀哲还是有眼色的没敢抗议。

季含来之前已经被他妈提醒了好几次,路上又被舅舅提醒了好几次,还以为苏璇的脚伤十分严重,转了转眼珠,“我我我……我不和姐姐……阿姨睡了,我一个人睡,不会害怕的,舅舅陪阿姨。”

苏璇:“……”这孩子懂事的真不是地方,“不用啊,含含你和舅舅睡吧,我一个睡书房。”

季昀哲顺手在苏璇头上敲了一下,“你跟孩子瞎客气什么,”他看看季含,“晚上乖乖跟阿姨一起睡,听到没?”

季含扭了扭身体,乖乖点头。晚上睡觉的时候果然很听话,没有像平时一样滚来滚去,也没有缠着大人讲好多故事,连上厕所都是自己去的。

苏璇被这孩子的懂事弄得有点不好意思,幸好第二天她就回学校了,路上还跟季昀哲感慨,“小如姐姐把含含教的真好,这才多大,就这么懂事了。”

季昀哲轻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我们也想让他傻乎乎的长大,可是没办法,他如果不早早懂事,以后就要吃亏。”

苏璇明白他的意思,伸手拍了拍季昀哲的手臂。

季昀哲看了她一眼,“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不叫人省心。我嘱咐你的都记住了?”

苏璇不由笑起来,“记住了,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

季昀哲不吭声,他也不知道自己最近为什么变这么啰嗦,他把车子直接开进了学校里面。

苏璇赶紧拦他,“停下停下,我自己进去。”虽然她和季昀哲的事情没什么好隐瞒的,但这样大喇喇的开车送她回学校也太招摇了。

季昀哲斜了她一眼,“你少走几步吧。”

苏璇乖乖闭嘴,眼中却不由带了笑意。

到了寝室楼下,苏璇准备拉开车门下车,手却被季昀哲握住。

苏璇抬眼看他,“怎么了?”

季昀哲把她的手放到唇边,在她白皙的手指上轻轻吻了一下。

电流顺着末梢神经一路传到了苏璇的大脑,她愣愣地看着季昀哲,心脏顿时狂跳起来。

季昀哲很有分寸地放下她的手,“走吧。”

“啊,哦。”苏璇发出两个没什么意义的音,从后座上拎起自己的东西就走了。

好巧不巧,莫莹也刚从店里帮忙回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忙上去帮苏璇提东西,“哎呦,可算回来了。”她回头看看季昀哲的车,“怎么不送你上楼呀。”

苏璇白了她一眼,“连你也不学好,啊对了,你妈妈去看病了吗?”

莫莹:“应该去了吧,我看她又吃药来着。”

落了两周的课,苏璇却没有什么跟不上的烦恼,上了两天课就已经摸清了各科老师的风格,去图书馆借了几本书,打算进行更深一步的学习。

许妙也已经到了江州,约苏璇出去吃饭,苏璇这才把脚烫伤的事情告诉了她,“不过已经好了,现在能走路了。”

许妙在电话里怪她不早说,第二天下课坐了一个多小时车过来看了眼苏璇,见她真好了才放心。

姐妹俩就在苏璇他们学校食堂凑合吃了一顿,苏璇问起杨奶奶的情况,“杨奶奶还一个人去买菜吗?”

因为苏璇,许妙也记住了杨奶奶祖孙俩,“没有,她孙女陪着呢,上次去超市碰到,她孙女真好看,我以前居然都不知道。”

“杨奶奶身体怎么样?”苏璇在微信上问灿灿,灿灿只是说一切都好,她怕小姑娘报喜不报忧,心里一直挂念着。

“看着挺好的,”许妙随口道。

许妙没敢多留,吃完饭便坐车回学校了。苏璇一回到寝室就接到季昀哲的电话。

季昀哲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问问她的情况,苏璇一一汇报完,某人还不想挂电话,冷场片刻,还是苏璇找了个话题,关心起在季昀哲家住着的季含。

“他挺好的,正画画呢,幼儿园留的作业。”季昀哲道,他听着那边苏璇又东拉西扯了几句,才挂了电话,走进书房去看季含。

季含画个画,桌子上也能摊一堆东西,季昀哲顺手帮他收拾,把散在外面的彩色铅笔放进盒子里,他动作顿了一下,“你今早带去幼儿园的是这一盒彩色铅笔吗?”

季含摇摇头,“不是,这是一个叔叔送给我的,我就把旧的放在幼儿园了。”

季昀哲皱眉:“叔叔?哪个叔叔?”

季含歪头想了想,“张叔叔,老师带他来的,他给班里每个同学都发了巧克力,说我表现好,才给我送了这盒铅笔。”男孩笑出两个酒窝,“舅舅,我厉害吧。”

季昀哲的眉头越皱越紧,却没再说什么,只是嘱咐季含,“明天把旧的那盒铅笔拿回来,喜新厌旧。”

季含看出舅舅的态度有点严肃,他眨眨眼,弱弱地问:“什么是喜新厌旧呀?”

季昀哲调整好脸上的表情,语气也带上了笑意,“像你这样就是喜新厌旧。”

季含半懂不懂地“唔”了一声,第二天去幼儿园的第一件是就是把那盒旧的彩色铅笔放进书包里。

季昀哲下午来接季含的时候,难得跟季含的老师多攀谈了两句。“听含含说,昨天有一个叔叔来给班里的小朋友发巧克力,还单独给含含送了盒彩色铅笔。”

年轻的幼儿园老师第一次见季昀哲的时候也误会了他和季含的关系,还暗暗觉得惋惜,后来知道了季昀哲是季含的舅舅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季昀哲一靠近,她立刻就换上了一脸的温柔可亲。“是呀,张先生是刚从国外深造回来的导演,说要拍一部电影,想到我们幼儿园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小朋友,可能是含含比较可爱又会说话吧,张先生刚打电话来说选上了含含。”

季昀哲轻轻皱了皱眉,礼貌道:“含含身体不好,不能拍戏,请您帮我跟那位导演说声抱歉。。”

“张先生说只是几个镜头。”年轻老师觉得小小年纪当演员是件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事。

“把这个机会给别的小朋友吧。”季昀哲拉起季含,“跟老师说再见。”

季含跟老师道别,上了季昀哲的车才问:“舅舅,为什么不让我拍戏,妈妈说拍戏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