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67章 终章 下

放生 蔚空

婚礼前三天,卫蓝家中迎来了一位令她意外客人。

卫蓝开门时,看着站门口笑脸盈盈郭真真,一时有点怔忡。自从半年多前,真真从江城回来后,两人只网上说过几句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话。

如今因为段之翼关系,对于真真,卫蓝总还是有些尴尬。

倒是真真朗声一笑,推了她一把,边不请自入,边笑道:“不请我做伴娘也就算了,竟然都不通知我,卫蓝同学你也太不够朋友了!”

卫妈妈正客厅中整理婚礼各种花名册,看到真真进门,先是愣了下,旋即一拍脑门,站起来朝她招手:“天啦!是真真吗?阿姨可是十来年没见过你了!”

“阿姨您好。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您还认得我。”真真笑着打招呼,“听说卫蓝要结婚了,我来看看。她都不通知我,阿姨你说她该不该打屁股!”

“是吗?”卫妈妈不明白其中缘故,“我以为你们一直没有联系呢。”

“妈,我和真真好久没见了,去房间说说话,你先忙着。”说完,卫蓝握着真真手,将她拉入自己房间。

关上门,郭真真见卫蓝一脸心虚模样,捂嘴哈哈大笑:“卫蓝,你干嘛一副罪孽深重样子?你和段之翼事,我都知道了。你就大大放心吧,我早就对他放下了。”

听她这么说,再见她云淡风轻样子,卫蓝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郭真真走到床边,四仰八叉地上面躺下:“卫蓝,你还记得小时候吗?有时候我爸妈太忙不家,我就来你们家和你睡,我们那时说了好多小女孩悄悄话。”

卫蓝也她旁边躺下,笑道:“嗯,那时候大概是是单纯开心年纪。”

“卫蓝。”郭真真侧身对上她,好整以暇道,“其实你和段之翼一起我一点都不意外。那个时候他转来我们班,因为喜欢他,每天上课,我都会悄悄看坐你身后他。你知道吗?我好多次看到都是他趴桌上,像是睡觉样子,眼睛却是看着你背影出神。我就想,他一定是喜欢我好朋友。”

卫蓝有点不好意思,又有些隐隐甜蜜:“真吗?”

“嗯。”郭真真点点头,“你知道国外时,我是怎么接近段之翼?”

“唔?”

“那时我英国遇见他特别兴奋,可每次上前打招呼他都不记得我,也不怎么理我。直到有一次,我再遭到无视后,不死心地又追上去,说‘段之翼,你真不记得我了吗?那你还记得卫蓝吗?你她后面坐了大半年,我当时就坐卫蓝旁边’。然后他停下来转头看着我,认真地回‘我不记得了’。”郭真真说着自顾地笑了起来,“可是那之后他就开始理我,也不排斥我,还老是让我说以前中学时事情。我当时没多想,直到知道你们一起,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想听我口中你。”

卫蓝见她笑得一脸爽朗,再次试着问:“真真,你真不乎吗?”

“当然。”郭真真猛地坐起来,“我早就想通了,段之翼那家伙个性那么差,我可不愿再找虐了。不过你要跳火坑我就没办法了,想想我都同情你呢哈哈哈……”

卫蓝也笑,捂着眼哀叹:“我真很倒霉,上辈子肯定做了缺德事。”

因为真真主动要求,换下了卫蓝表妹充当伴娘一职。

婚礼当日,艳阳高照。

婚礼遵循当地传统习俗。卫蓝天没亮就被拉起,做头发化妆换礼服,一顿折腾下来,外面迎亲声音已经隐隐传来。

以郭真真为首伴娘团从窗户往下看,啧啧咂舌:“卫蓝,你家土豪郎未免太夸张,一顺豪车,把你们小区都占满了。”

卫蓝是知道,本来让段之翼不要大张旗鼓,免得被人拍下来发到网上八,但是卫妈妈却一反常态地支持他那炫富做法,说什么结婚就是要大操办才喜庆。卫蓝也就只能默默收回了自己意见。

大约二十分钟后,敲门声响起。一众姑娘,除了坐床上卫蓝,悉数凑到门口堵住,只略微开个门缝。

“想要接娘,得答对十个问题才行哦!”伴娘们起哄佯装刁难。

“哎呀,几位美女高抬贵手,我们家郎嘴巴笨脑子傻,可能答不了什么问题,你们就别为难他了。”伴郎郭子正边嬉皮笑脸说着,边塞进几个厚厚红包。

几个小姑娘拿了红包差点立刻倒戈,好郭真真立场坚定,咳了咳佯嗔道:“别被几个小钱收买了,我们娘子可不能这么轻易被人拐走,大家想问题。”

“娘子生日?”一个娇俏女声率先开问。

“1月21。”段之翼声音响起。

“一道题了。”郭子正附和。

“咦!”郭真真笑着瞪了眼出问题小姑娘,“这么简单,根本就是白送他一题。想想难,越难越好。”

“那……娘子身高体重鞋码?这是一道不能拆开。”

“164,49,37。”

“是吗?”伴娘听了回答,向床上卫蓝求证。

卫蓝笑得乐不可支,点点头。

“挺厉害嘛!”小姑娘们渐渐来了劲儿,“娘子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喜欢吃川菜还有一中旁边馄饨,不喜欢吃洋葱。”

“对吗对吗?”

卫蓝再次点头。

一连串下来,九道题段之翼都对答如流。眼见着外面伴郎已经没了耐心,要直接破门而入,姑娘们自然加大力气坚守,后不知谁出了个骚主意:“第十题伴郎唱一首老婆老婆我爱你。”

这下外头人也不硬闯了,反倒是起哄让段之翼唱。

卫蓝自然知道段之翼是不会那种歌,只隐约听到有人打开手机搜了出来,伴随着手机音乐,他竟然真和着唱那神曲,雷得她眼泪都笑出来。

一番刁难之后,伴娘们终于还是放了郎进来。

两人不过两日没见,如今见着对方盛装样子,竟然都有点激动脸红,晕晕乎乎半天,段之翼才司仪提醒下,去寻娘鞋子,半跪着给她穿上。

一番折腾下来,按着正常程序,郎便得抱起娘出门。

但是段之翼附身去抱卫蓝时,卫蓝想起他腿,这里是老社区四楼,又没有电梯,卫蓝便准备下地走,不料段之翼悄悄她耳边道:“据说娘子脚不能着地。”

“可是……”卫蓝担忧地看向他。

段之翼大庭广众之下,亲了她额头一下:“放心,自己妻子都抱不动,那真是白活了。”

他力气是不小,但是平衡欠缺,抱着她走下四楼,委实不是个轻活。可他愣是一口气坚持下来,中途都没有休整片刻。看得一众伴郎伴娘要稀里哗啦。

坐进车内,卫蓝见他满头大汗,心疼地只帮他擦拭。

这是一场盛大婚礼,城中第一家段家公子结婚,必然是这座城市一件大事。只是,这婚礼并非酒店举行,也没有通报任何媒体,除了那一排高大次婚车从路中滑过,别墅外人对那场婚礼盛况无从得知。

可总归,段家办了一桩天大喜事。

而时隔一年后,半山上段家,再次迎来喜事。

段家一对小公主出生。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童话里也可能都是骗人。

白雪公主也许是个绿茶婊,灰姑娘或许是个心机女,人见人爱王子没准是个大变态,睡美人和吻醒他王子说不定结婚三天就上演全武行。

可人生大致就是这样进行着,欣喜和失望交错,段之翼和卫蓝也总会遇到磕磕碰碰起起伏伏,但是,只要他们仍旧爱着彼此,这便是属于他们幸福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就此全部结束,谢谢一路看到这里盆友,鞠躬~~

这不是一个成熟故事,卤煮一开始只是想写个雷文报复社会,但显然卤煮不是太精于此道,于是这个故事变成了雷不够雷,正不够正,文艺加算不上,写到后面和前面构思已经有了很大出入。

大收获大概是,经过这几篇文,作者编故事三分钟热度终于进化成了七分,有点一日不写手痒趋势,坑品也是蹭蹭地涨,这当然是件开心事。

所以,卤煮会继续写下去滴。

文今天已经开始填了,其实是卤煮写文三分钟热度时期写旧文,因为是自己一直想写,现摸出来填完,算是剧情比较重文文,不白不雷,感兴趣去跳坑吧,卤煮狠需要乃们收藏留言,小真空作者每挖坑积分都要从头开始慢慢爬啊~~我是一只蜗牛窝呜呜呜~~哭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