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36章

熊莉莉和她的小伙伴们到底筹到了那笔客观的治疗费。

“真的筹到钱了?没想到我真的可以住院治疗了。”老头看着小胖妞满脸都是难以置信,或许这对于他来说真的可以算是神迹。

“嗯嗯,爷爷你可以住院治病了。”胖乎乎的熊莉莉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不管怎么说,熊莉莉这一次真要谢谢你了!”老头感动地看着熊莉莉。

熊莉莉却摇了摇头。“是大家一起捐的钱!我都说了,这座城里的人都很好的!黄大叔还为爷爷捐了一个月的工资呢!”是熊莉莉带着小白死皮赖脸求来的。

“那我也要感谢你!熊莉莉,我想把这本相册先交给你保存着。这是爷爷最重要的宝物了,我不想把它交给别人。如果手术成功了,请你再把它还给我!”如果失败了,这就送给你了。

老头一边说一边拿出了那本老旧的相册。单从外观看,这本相册就算丢到废品回收站都换不了五毛钱。然而它却是老头这一生最重要的东西。

他想把它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熊莉莉一脸认真地把旧相册接过来。“哦,那我就先替爷爷保管了!过几个月再还给您。嘻嘻,爷爷,爷爷,我这几个月也可以看这本相册吧?真的很棒呢!”

“当然了,你可以随便看!”老头子看着胖乎乎的熊莉莉忍不住笑了起来。

“太好了,我真的很走运呢!”熊莉莉也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她就像是得到了一份难得的珍宝。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橙色的光芒透过玻璃窗照在老人那布满沧桑的脸上,使得他的脸再次充满了勃勃生机。

虽然还没有做手术,做了手术也未必能救得了他的命。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任何遗憾了。他突然觉得来到雾城实在太好了!

站在熊莉莉身边的小白,透过窗子向外看,突然发现在夕阳的晕染下,这些日子一直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黑雾似乎已经散去了。

小白打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喜悦。

“呐,小白,我们也回家吃饭吧?不要打扰爷爷休息了!”熊莉莉突然推了小白一把。

“好呀!”小白转过头看向她。

熊莉莉又转头对老头说。“爷爷,明天我们陪你去医院吧!”

“嗯,好!”

两个小孩说着就打开门离开了,老头一直在窗口看着他们。

熊莉莉拿着相册很开心。“小白,爷爷给我保存的相册很好看,一起看一起看吧!”

“我才不要看呢!大鱼,猩猩,鳄鱼,沙漠,瀑布有什么可看的?”小白一脸不屑地说。

“什么呀?小白你也太没有理想了吧?大熊莉莉已经决定了,长大后要像爷爷那样周游世界!”熊莉莉鼓着两颊说。

“笨蛋,你的梦想不是当宠物医生么?”小白不客气地吐槽她。

“先周游世界,回来再当动物医生!”熊莉莉一脸得意地说道。

“笨蛋!总是变来变去算什么理想?”

“小白才是大笨蛋!眼光只有那么一点点,就只能看到井口的天空!”

“你才是青蛙呢!”

“你是小白青蛙!”

一路上,两个小孩都吵吵闹闹的。站在窗前的老头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突然有了一个新愿望,如果可以不死,就这么看着这两个孩子长大,那一定很不错!

可惜,他就像这落日的美景一样,很快就要落幕了。

***

因为这次爱心捐赠的最大捐赠方出面干涉,新闻里并没有进一步报道。而且,真的把这件事交给小学生们全权处理了。所捐款项由爱心协会监管。

第二天,熊莉莉跟她的小伙伴们一起陪着老爷爷去医院治疗。

然而,全面检查的结果却让人感到很遗憾。老人家的胃癌已经到了晚期,没办法治了。

对于这个结果,老头显得格外的淡定。反倒是一直在为老爷爷奔波的三年b班的孩子们觉得很难过。

他们都还太小了,只希望爷爷能有个美好的结局。可是,现实却并不是总是圆满的。

一连两天,所有孩子都无精打采的。胖熊莉莉一直用书挡着,趴在桌上偷偷地哭。

小白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据说,人死了会到天上去!”

“可是,这一点都不公平!老爷爷明明是个很好的人,他应该自由快乐的活着!”

小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那头海藻一样的头发。

其实,最不公平,最被亏待的就是这个什么都不记得的熊莉莉。

小白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熊莉莉居然会救那个给她带来死亡的人,她会为那个人流眼泪。而那人身上的戾气和怨气在被真心相待之后,已经慢慢消散了。

如果事情朝着这个方向继续下去,小白觉得老头就算活下去也无所谓。

田文柔老师看着讲台下面,哀声叹气,偷着流眼泪的孩子们,忍不住合上了教科书。

下午,田老师特意去雾城医院,找了一趟黄大夫。

因为大家都是妖怪的关系,也没必要藏着掖着。田老师直接就问黄大夫:

“您能不能救那位老先生?我们学校里所有的孩子们都希望那位老先生能够活下去!”

黄大夫虽然脾气不好,为人也比较阴险。可他在外人面前却一直维持着腼腆害羞又善良的形象。只是,这次给他造成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天知道,黄大夫废了多大力气才彻底摆平了这件事。老头已经被安抚了,已经决定安安静静地死,不会再威胁到熊莉莉了。

田文柔这种刚来城里的乡下妞,居然在这种时刻对他提出这种不可理喻的要求。黄大夫的脾气当场就起来了。

“你在胡说什么?就算从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也没文化,你也应该看过电视吧?胃癌晚期还怎么救?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白痴?你是傻瓜么?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要围着你的转,听你指挥是吧?”近乎发泄似的辱骂,直把田老师这种胆小的乡下妖怪骂得头都抬不起来。

黄大夫骂得口干舌燥,心情终于变得好些了。这才低下头喝了一口水。

田老师却冷不丁地说道:“老先生不是妖怪么?只要处理得当他不会死的!”

“噗……”黄大夫的嘴里的水直接喷了出去。“龙猫老哥告诉你的对不对?你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不要以为知道一点小道消息,就可以随便改变别人的决定。不要对我用你的能力,想要催眠我不可能!”

黄大夫气得都快喷火了,这个愚蠢的鼠科妖怪难道以为他没有妖怪能力么?他分分钟就把她弄死了好不好?他是食物链的上方好么?这只吃草籽的鼠科妖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不怕他。

“没有,堂叔没有告诉我任何消息,是我自己看出来的。”胖墩墩的田文柔用力地摇了摇头。她突然觉得城里的妖怪脾气都不怎么好?连人话都不会说,非要用吼的,简直不能交流。

“喂,你是在提醒我,你在城里有靠山么?出去,你给我出去,我跟你不熟,你不要打扰我的工作!”黄大夫说着就想赶走田文柔。

田文柔被骂得脸都红了,却死活不肯离开。

“妖怪的生命力比人类的生命力强得多。只要把他胃里的东西拿出来,他就能活下去!”

“你这个家伙真是够了!你是牛么?你懂得现代医疗科学么?你看得懂x光片么?你说拿就拿?少给我自以为是了!”黄大夫说着就推她,结果一巴掌就推在了她身上的肥肉上,当场就觉得不好意思,又把手收了回来。雾城妖怪新规定,禁止对异性耍|流|氓!

“我是不懂现代医疗科学,可是……我爸爸做过这个!”

“你说什么?”黄大夫突然觉得自己幻听了。

“那个我家世代都在村里当医生。现代医疗科学x光片我爸都不懂,也做不了精细的手术,也不能保证就完全不会死。可是,只是从胃里取出东西,再把肚子缝上的话,并不困难!”至此,田文柔终于把她想说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你在开玩笑么?这种精密的手术怎么可以这么草率?你当是在做衣服么?”黄大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村妞再胡说什么?

“人类的医术我们的确不懂!妖怪的自我愈合的能力很强的,只要不是要害的伤,就可以自己养好!我们村里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人类,也没接触过科学。可是我爸爸什么疑难杂症都敢尝试。很多外乡妖怪都会到我家看病。我爷爷说,其实给妖怪们治病只要给他们找到一线生机就好。有了那一线生机,妖怪们就可以凭借着自己的意志活下来!”

田文柔的话就像是一块板砖,直把黄大夫拍得头晕目眩。

“你直接跟我说,你能不能做这个手术?”

“差不多,大概可能或许能做吧?”田文柔含含糊糊地说。

黄大夫听了她这么不负责的说法再次暴躁了。“外科手术怎么可以这么草率?手术刀丝毫都不能差!”

“哦,黄大夫您不是专家么?您动手就好了!”田文柔小声说。

“我是儿科,儿科专家!”黄大夫怒吼道,还拿起自己的名牌给她看。

“有什么关系?找到胃做了手术就好了。如果找不准的话,我可以帮忙的,我可以分遍出各种科目的解刨构造呢!”田文柔笑眯眯地说着,这可是她家传的本领,很少失误的。

“啰嗦!你可真够麻烦的!”

“呐,拜托您了,黄专家。我那些小朋友都不希望老爷爷死掉,大家都很努力的。所以,您就不要让小孩子们失望了吧!您想呀,幼崽们多可爱。可是现在这些小可爱正在为老先生流眼泪呢!”田文柔请求道。

“你可真是的!这件事就此了结不是很好了么!到时候,护士助手怎么办,麻醉之后,他会现出原形的!妖怪不能暴露在人类面前!”黄大夫皱着眉说,可他的态度已经没有刚刚那么坚决了。

“我们村医有自己的办法,助手护士我来当了,麻醉可以找堂婶的,我会拜托堂叔帮忙的。所以拜托您了!”田文柔深深地给黄大夫鞠了一躬。

“哎呦,这可是你说的,其他事情都由你来想办法,我只负责主刀,你还要给我当助手。”黄大夫挑着眉头看着她。

“是这样的没错!不过这件事要变成合理合法好像不太容易吧?城里的妖怪法规我到现在还没有懂呢!”田文柔一脸懵懂地抓了抓头。

“好了,这些我来想办法吧!”黄大夫很霸气地说。

“哎,真的么?那就拜托您了,黄大夫!如果您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肯定也会来帮忙的!”淳朴的乡下妹崇拜又感激地看着他。

黄大夫顿时觉得自己已经进入了雾城顶级大妖的行列里,他就是这样值得信赖。

“对了,你既然是村医的孩子,怎么跑到城里当小学老师了?”黄大夫有点好奇地问。

“哦,我想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顺便嫁给高富帅大妖!)我想到了城里,我至少可以做小保姆吧?(高富帅大妖家的!)我很擅长料理和家务的,也很擅长照顾孩子和老人。如果找不到保姆工作,再不济我也可以在堂叔的宠物店里当宠物医生,(顺便认识高富帅大妖!)对给小动物治病,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到了城里,我才发现堂婶好像不太喜欢我。大概是种族压制的关系,只要跟堂婶在同一个房间,我就头晕眼花腿发抖。堂婶表达关心的方式又太特别。我就在堂叔家住了一个月,毛都秃了一大块,想当年我可是我们村最健康的幼崽了。

我实在适应不了城里的生活准备回村,堂叔却托人给我找了现在这份工作。我很轻松就上岗了,一开始总是提心吊胆的,很怕幼崽们会出事。(纯粹是为了嫁给高富帅大妖一直努力坚持着!)时间一久,我就真的爱上了这份工作,我的孩子们都很可爱!一点都不希望他们的小脸蛋露出悲伤的表情。”

长得很朴实的田文柔老师也算是对黄大夫说了真话,只不过这真话是进行了艺术加工之后的。

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黄大夫看着眼前这个村妞就觉得顺眼起来。幼崽里面最健康的一个么?毛光水滑的,胖乎乎的,的确挺不错的。

黄大夫突然忍不住问:“有件事我实在不明白,你见到我不会感到害怕么?”不是说被堂婶吓秃了毛么?

“哎,看您说的!您这么好的人我怎么可能会害怕!当然不怕呀!说实话,我见到您这么有成就,在城里混得这么了不起,其实会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呢!”田老师笑眯眯地说着,直把黄大夫夸得通体舒爽。

咚!黄大夫心里就像被扔进了一块大石头。心开始砰砰乱跳。

“都是鼠科么,您真的很了不起!我们村的每个青少年都会以您和我堂叔为目标,努力奋斗的!”

“噗……”谁鼠科呀?他把自己当成狼的好么?

妹子麻烦你把眼镜换一下!咱们在一起好好谈谈人生谈谈理想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