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33章

又是一个妖怪

之后的日子里,小白开始刻意地带着熊莉莉绕道走。

他总是能找到很多个理由,让熊莉莉不知不觉按照他的意思行事。就连小伙伴们想要一起出去玩,也在小白的低气压中遗憾改天了。

妖怪幼崽们就发现小白平时还好,也能跟他们一起玩,也不会伤害他们。

可是,一旦小白生气或者不高兴了,属于凶兽的气场一放出来,就让这些妖怪的小孩完全没办法承受。原本想要和熊莉莉做朋友,也只能等到熊莉莉九岁之后再说了。

面对这种情况,熊莉莉也终于是感觉到了。在小白又一次吓跑小伙伴之后,熊莉莉终于忍不住叫住了他。

“喂,小白,你总是这样子会成为全校最不受欢迎的小朋友的!明明是男孩子,你怎么总是喜欢生闷气呢?”

小白却连眼皮都懒得抬。“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跟那帮家伙做朋友了?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阶层!”虎爷不高兴地时候生吞了他们。

“就是因为这样子,阿姨才会拜托我在学校里照顾你的。哎,没办法,谁让以前你和阿姨住在山里呢,都不会跟别人相处!还没办法了,以后你就懂了,大家一起玩才会有意思呀!”熊莉莉瞪着那双黑黝黝的眼睛固执地看着小白。

“熊莉莉,你在说什么?之前,你也不是很让人害怕么?那帮家伙都是胆小鬼,还集体排挤你来着。熊莉莉你也是懂得吧?根本就不用太在意那帮家伙,他们都是墙头草!”

小白有点无奈地想着,熊莉莉的心到底有多大?才会在别人冷待她三年之后,还愿意跟他们做朋友,还愿意体谅他们的感受。

胖熊莉莉被小白说得膝盖很疼。

“哎?小白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之前你不是不在雾城么?”

“胖妞,你难道忘了么,我表哥是春花小学校草来了?你每次惹事不是都是郎朗替你道歉认错么?”小白翻着死鱼眼看着她,一点都不会觉得心虚。

“对呦,郎朗是你表哥来着,他居然都跟你说了?不过说起来真的很怪,小白你和郎朗真的是亲戚么?郎朗那么受欢迎,很在乎校园贵公子形象的,小白你怎么就是个讨厌鬼呢?你和郎朗完全是南辕北辙。”熊莉莉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小白听了熊莉莉这么不给面子的话,嘴角直抽抽。

“我就是从前的你好么?干嘛非要讨人喜欢?作自己不就好了?没有违反规则就不会受到惩罚了!”

“什么嘛?小白你果然是个坏孩子。大熊莉莉明明从一开始就很受欢迎的好不好?”熊莉莉毫不心虚地说道。

“你撒谎,胖妞!”小白却直接戳穿了她的谎言。

“小白,真的好讨厌呀!”熊莉莉冲着小白龇牙。

“难道不讨人喜欢,熊莉莉你就不愿意跟我做朋友了么?”小白突然很严肃地看着胖熊莉莉。这样的小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危险。

熊莉莉却毫不犹豫地一巴掌拍在他的额头上。

“笨小白你到底再说什么呢?你果然很奇怪!说好了要做好朋友就是一辈子的事!安心,以后我会慢慢地教你怎么做一个讨人喜欢的好小孩的!都答应阿姨了,会一直照顾你的!”

熊莉莉偷袭得手,说完话趁着小白没反应过来,马上掉头就往前面跑,生怕小白会报复她似的。

小白捂着额头,一脸无奈地看着熊莉莉的背影,含含糊糊地说道:

“当人本来就很奇怪好不好?我本来就是食物链的顶端,不吃他们已经很老实了好么?对待食物还要什么尊重?熊莉莉可真是!”

很快,小白也开始跑了。不再是矫健的四肢半大的虎形,而是变成人类孩子的纤细双腿,少年般舒展的身姿。

他其实已经长大了,是大妖怪了,却要像人类一样生活。只是,为了守护那个很重要的人。

两个的小孩一前一后从河边的桥上跑过,就像一阵风。

在桥上,熊莉莉还调皮地冲着小白做了鬼脸。“笨蛋小白,你就是抓不到我。”

“笨蛋熊莉莉你腿又短又粗,我怎么可能抓不到?”小白嘴上虽然这么说,却始终都跟熊莉莉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两人就那样奔跑着。

河面上,不知什么时候伸出了一只惨白的大手,不断地冲着他们打招呼。就好像在说,小孩子们,还真是活泼呢!

***

小白较劲脑汁,转移熊莉莉的注意力,无论如何不想让她再见到那个老头。

与此同时,雾城里的大妖怪们又聚集到一起开了个会。

“熊姥姥都没有来么?”有刚加入组织的妖怪忍不住问。

“你在开玩笑么?熊姥姥什么身份,她怎么可能参加过我们的聚会?熊姥姥只会发布命令给我们!”老会员忍不住鄙视了新人一下。

“哎,那熊姥姥对那个老乞丐没说什么?”新人继续问道。

“熊姥姥说,该来的总会来的,挡也挡不住,不如顺其自然!”另一个人插嘴道。

“什么?这就完了?熊姥姥难道不打算对付那个老头么?那个老头到底是什么个底下?他怎么那么大的怨气?”

“是呀,很奇怪,人类也可以这样的么?难道说那老头也是怨念的化身么?如果是怨气化身还真是没办法对付了!”

一时间,众妖怪忍不住议论纷纷,分享着彼此了解的消息。

黄大夫却突然插嘴说道:

“那个老头不是怨气,也不是人类,他也曾经是个妖怪!只不过在漫长的岁月里,他把自己当成人类,把妖怪的身份遗忘了。长久以来,他就像人类流浪者那样生活!”

“哎,黄大夫是怎么知道的?”有人好奇地问。

“咳咳,这是个秘密。”黄大夫紧绷着娃娃脸,一脸严肃的样子。

“到现在有什么可隐瞒的?”

“说了又能怎么样?黄大夫你最好还是说出来吧!”

一时间,所有大妖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黄大夫身上。黄大夫皱着眉头,一咬牙还是说了那间很难堪的事。

“那个老头他在昨天晚上把我截了,堵在小胡同里,威胁利诱,暴躁得像疯子一样让我给他做手术!我说我只是个小儿科医生,做不了他那个手术。他就开始哭。”

黄大夫一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就觉得特别无奈。

那个不知道自己是妖怪的家伙就要死去了,所以他才会沮丧又绝望,在疯狂的边缘摇摆不定。

“啊?那个老头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呀?”

“好像是胃癌晚期了!”黄大夫无奈地看着大家。

“天呀,妖怪居然也会得这种病么?这不是人类的绝症么?”

“妖怪怎么就不可能得这种病?很正常的好不好?”

“那我们如果得了这种病也会死么?”

一时间,大家讨论的方向显然已经完全变了。从那个老头居然是个妖怪所以带来怨气和死气,谈到了妖怪得病怎么办?

店长突然看向黄大夫。“难道你不能尝试这给他做那个手术么?”

黄大夫听了这话,就像被踩到尾巴似的。“都说了,我是个儿科大夫,怎么给他做呀?”

“那么医院的其他外科大夫可以做按个手术么?”店长继续问。

“做那个手术会全身麻痹,到时候,他随时都可能变回原形。而且他的内脏结构跟人类并不一样!”说到这里,黄大夫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那么,花灵能做么?”

“花灵是草药师,根本就不会做那些精细的外科手术。”黄大夫继续说道。

“那就是说完全做不了?人类得了这种病还有一线生机,妖怪得了癌症就肯定会死!”

大家又开始议论纷纷,不得不说的是这次的事情让所有妖怪都恐慌起来。

有的妖怪居然开始商量着,要以人类身份去医院里接受体检。

“这么说,我们只能看着他去死了?”

“哎呦,真是造孽!这年头居然连妖怪都会得绝症,怎么这样呀?”

黄大夫突然觉得一切都变得很荒唐,原来不管是人类还是妖怪都会怕死。

有个小孩子却为了他们这些家伙们,死了一次又一次。如果有可能,无论如何都不想让熊莉莉再出事了。黄大夫咬牙切齿地想着。

妖怪的会议很快就变得就像菜市场一样乱糟糟。

直到店长终于忍不住开始释放出自己的大妖怪威压。

店长虽然对那么年轻的妹子来说,就是很绅士的暖心王子。可是,在这些妖怪们面前,他却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我突然想抓个夜宵了!”店长的话音刚落,雾城里的大妖怪就飞快地四散奔逃。

店长的话不是说假的,分分钟就把他们给吞下去。

很快,杂货铺的地下室就变得安静下来。只剩下店长,夜门卫,龙猫大叔,还有黄大夫。

一时间,雾城的三大妖怪以及有名的妖怪医生都没有说话,他们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大约一分钟之久,半大的白老虎幼崽终于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月光从一扇小窗里照进来,室内点着一盏朦胧的小灯。小白就那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然后缓缓地展开了白色的翅膀。

妖怪到底要凭实力说话。

初来雾城的时候,小白还是软弱可欺的幼崽。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却已经成了可以和雾城三大妖怪说话的凶兽。

“我觉得我应该已经有资格开会了,你说呢,舅舅?”小白率先看向了夜门卫。三大妖怪里,他也就对夜门卫有点顾及,还不是因为武力的关系。

“你即使不来,我也会找你说得。你最近太急躁了。熊莉莉都跑来跟我告状了!”夜门卫静静地注视着小白,一点敌意都没有。

自从小白的母亲被熊姥姥带到槐树里巷之后,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亲戚,夜门卫却真的认下这门亲了,他就把小白当成自己家的孩子了。小白就是他外甥!

“舅舅,那老头身上带着瘟疫!我不敢让熊莉莉靠近他。”小白突然说道。

“瘟疫?”黄大夫显然没有发现。“怎么会带着瘟疫呢?明明没有呀?”

“他年轻时候得了瘟疫,后来好了那病毒却一直留在他的身体里!”如果愿意,小白甚至可以看到老头的整个人生。

“原本我还想着实在不行可以吞掉他。现在看来有瘟疫的话就不好吞了。”黄大夫很遗憾地说。

“万不得已的情况我会吞掉他!包括他身上的怨气和死气。”顿时,小白身上杀气四溢。

“你呦,我们先找人跟他谈谈再说吧?他的愿望不是想住院接受治疗么?我们帮他想办法就是了!”夜门卫觉得事情还没糟糕到需要小白冒险的地步。不得不说,小白这孩子想法还是太偏激了。

店长若有所思地盯着地面没有说话,龙猫大叔眯着眼盘腿坐在墙角。

“恐怕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吧?”

龙猫大叔难得说了句很正经的话。小白突然想起那一天死气不断地从地面爬出来,像黑蛇一样死死地缠住熊莉莉的腿。

——命运不可能因为一个妖怪而改变!

小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舅舅,我还是先回去了!”

他说着就彻底没有了综影。

“这孩子怎么那么急呀?”夜门卫说道。“哎呦,都这时候了,我们也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