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2章

第二天,天气终于放晴了。

大清早,熊莉莉拉开窗帘,初生的太阳马把屋子里的阴暗一扫而光。

居然不是小白叫她起床?熊莉莉踩着小熊拖鞋走到床边,看着睡觉都很霸气的小白。

熊莉莉伸出手指戳了戳小白软乎乎的肚子。只是怎么叫都叫不醒?莫非小白也生病了?猫脸好像还“肿”了,整只猫看上去变得都跟平时不太一样了。

熊莉莉忍不住托起小白的猫脸仔细看了看,真的帅了很多?

莫非这就是大人们说得小孩子都是随风见长的。小猫崽子也会随风长膘?

夜大叔说过,草药茶会增加体力,但是对小白来说,实际上增加的却是体重。

熊莉莉皱了皱眉头,悄悄吐了个槽。小白一直喝了草药茶,现在已经胖出圈来了。该不会营养过剩才生病的吧?

没办法,熊莉莉上学之前,打算把小白送到花灵姐姐的宠物店里去看病。

“哎呦,真是个身体娇弱体重不轻的猫咪呀!”

小白就像是个米口袋,一会被熊莉莉抱在怀里,一会又被抗在肩膀上。

短短一路,熊莉莉累得呼哧带喘,四脖子汗流。

“所以说,每个胖子都是别人难以承受的重!”熊莉莉一边喝着龙猫大叔给的果汁,一边扇着扇子说。

“哈哈哈,就是说么,小白这样的体型好像真的该减肥了!”显然龙猫大叔早就遗忘了,他和熊莉莉的体型也不算瘦了。

“不然,今天真的给他减一半伙食好了?大熊莉莉宁愿牺牲自己多吃点,也要成全小白美少猫的体型!”熊莉莉说得大义凛然。

龙猫大叔看着她一个劲的笑。

不得不说的是,他们俩个在各方面都出奇的合拍。不论是在贪吃方面,还是在厚脸皮方面都是出奇地像。龙猫大叔可喜欢胖熊莉莉了。

“那不然把小白寄养在我们宠物店里,让你花灵姐姐帮他控制一□□重减减肥?”拐幼崽什么的,龙猫大叔决不会因为讨人喜欢的熊莉莉而手软。

“不用啦,我会帮小白减肥的!龙大叔你就放心吧!”熊莉莉挥着小拳头,信心满满地说。

喝着喝着果汁,熊莉莉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挂钟。

“哎呀,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呐,花灵姐姐,那我家小白就交给你了!我放学回来就接他回家!”

“嗯,好的!”花灵点了点头,继续检查着小白老虎的身体。

熊莉莉跟龙猫大叔打了个招呼,很快就上学去了。临走前,还不忘把剩下的果汁倒进自己的小熊水壶里。

“这孩子呀,真的很可爱呢!”

龙猫大叔走到门外,看着熊莉莉在清晨的太阳照耀下,一路小跑的背影。他的脸上带着无法控制的微笑。一直到那胖孩子跑出了商业街,不见了身影,龙猫大叔才转头走进店里。

然后,他有点沮丧地看着他老婆。

“呐,老婆,你说为什么夜门卫拐孩子那么顺手,我拐孩子却总是失败呢?明明我面相也很好的!”

“大概是因为种族天□□!老公,你那面相就看起来就很普通很没用的。夜门卫却很英俊,给人一种很正派很可靠的感觉。简单说,其实就是老公你和我一样,亲和力不够呗!”花灵刚好拿出皮尺给小白量身长,眼皮都没抬就给了她老公一通暴击。

“什么呀?熊莉莉不是很喜欢我么?大熊莉莉以前可是说过的,龙猫大叔最可爱了!”膝盖插满无形箭的龙猫大叔不满地抱怨道。

“呵呵,那还不是你拿着好吃的东西诱惑胖熊莉莉,她才那么说得?那小胖妞在美食面前,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的。倒是我就不一样了,那孩子从第一次见到我就不会害怕呢!”花灵说着,嘴角微微弯起。

刹那间,最初的记忆在花灵脑海中复苏。

“咦,大姐姐,刚搬来的么?我们是邻居呦!”滚开,不然吞了你呦,人类的幼崽!

“……哎咻,我来帮大姐姐搬家好么?”滚,不用你,小小一只哪来的力气搬东西!

“……大姐姐,花都开了。这么美丽的天气,你的心情也该变得美丽点,我们一起出去玩吧?”滚开,没有你,我的心情就会很美丽!

“……姐姐,姐姐,我们来看雪好么?我从出生到现在都没看过雪呢?阿姨说可以堆雪人的!”滚开,小混蛋,我要冬眠呀?

最后,那孩子堆了三个像模像样的雪人。

戴着围裙的大雪人是阿姨,中间那个披着红围巾的雪人是花灵,带着头巾的雪人是那孩子。三个雪人靠在一起。

人类的小胖妞不断地在她耳边吵吵闹闹,搅得她不得安生。只是,那孩子背后站着一个花灵根本惹不起的大妖怪阿姨。

在那股强大的威压之下,花灵不得不屈服,一次又一次忍让着那个小胖妞。

花灵觉得自己是被逼着跟小胖妞交朋友的。

小胖妞却完全不懂看人家的脸色,自动自发地把花灵当成朋友了。几乎每天都跑到她家报道。

“姐姐,姐姐,我们是邻居么?”

“……”qaq如果不是被威胁,她早就搬到山里藏起来了。

她都要被烦死了,然而,有一天那孩子却突然不见了。

没有人在对花灵微笑;没有人不敲门就闯进她的家里;没有人不经允许,就扑过来抱住她,对她说,“没有妈妈,请不要伤心!我会陪着你的!”

花灵终于找回了平静的生活,然而没过几天,她就发现她一直在纠结着一个问题。她并不知道那孩子长什么样子?

花灵的眼睛只能看清楚近处的东西,看远处的东西就像雾里看花,对静止不动的东西极其不敏感。花灵完全没有想要仔细看看那孩子。

那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她到底长什么样?——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花灵,她吃不好睡不好,完全不能好好生活。

“花灵,你要不要参加那孩子的葬礼?”大老鼠妖怪特意跑来问她。

“不要!”花灵冷漠地拒绝了。她讨厌跟别的妖怪说话。

“你来吧!给那孩子一个祝福,下次她会更好点也说不定!”老鼠妖怪说。

“还有下次?什么是下次?那孩子没有死么?”花灵的心跳得厉害,她带着一种自己都说不出的期待。

“你来了就什么都知道了!”老鼠妖怪说完就离开了。

花灵突然想起,既然能够突破了种族天性带来的威压,那老鼠妖怪肯定是个很强大的家伙。

***

那孩子葬礼那天,来了很多人,可笑得是这些人统统都是妖怪变的。

每个妖怪穿着最好的衣服,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样的,像人类那样的行礼。

他们把孩子家的小房子挤得满满腾腾的,满头银发的大妖怪坐在主位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妖怪们小声地讨论着:“这次是什么事故?不是已经把那条河填了么?”

“这次是摔了个跟头!”

“可恶,是哪里呀?我去把那块儿地刨了!”

有那么一刻,感觉到暴增的威压,花灵突然很担心。大妖怪会不会把他们这些“人”都吞进肚子里?

显然,大妖怪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因为孩子的死,她变得暴躁易怒又神经质。

就在花灵被威压逼得,下意识地想逃出那间小房子的时候,老鼠妖怪突然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肩膀。

顿时,那股让她透不过气的威压被挡了一部分。花灵这才好受了一些。

花灵看着那个银发大妖怪拿起酒壶饮着酒,如同自语一般说道:

“那孩子的愿望是让你们都好好活下去,那你们都活着吧!”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倦意。

很快一股巨大的妖力伴随着怨气,席卷了整间房子,把所有的妖怪都震得晕过去,甚至变成了原形。花灵却在老鼠妖怪的掩护下,没有太过狼狈。

第二天早晨,花灵都在安慰自己,这也算是死里逃生了。

然而,她却突然听到隔壁传来了婴儿响亮的哭声。

花灵对声音很敏感,她就是觉得那声音很熟悉。

原来,还有这样的妖怪能力呀?

花灵顾不得别的,马上跑到隔壁,犹豫地站在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对带着孩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大妖怪说:

“我,我能抱抱她么?”

又过了一会儿,大妖才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你抱吧!那孩子喜欢你!”

抱孩子的时候,花灵一直在胡思乱想着,自己的体温太低了,孩子会不会哭闹,会不会不再喜欢她了?

然而,下一刻,怀里的小婴儿却冲着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花灵把那孩子的脸离自己很近,近到几乎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和活力。她这才看清,这孩子胖乎乎的,有一双天生爱笑的琥珀色的眼睛,头上有着一层薄薄的卷发。她的笑容比冬天里的太阳还要温暖。

花灵的眼泪在不经意间滑下眼眶。

感谢你,没有死掉!感谢你,喜欢我!感谢你,愿意跟我做朋友!

***

回忆着那段最初的记忆,一向高冷的御姐花灵脸上绽放出一抹罕见的微笑。

那微笑是如此美丽,给人一种冰雪融化的感觉。

原本想抱怨老婆不给面子的龙猫大叔,顿时再次被那美丽的笑靥征服了。

他已经忘了要重整夫纲的决心了,他在花灵面前还是一如既往地怂又窘。

夫妻之间爱的多的就输了,没办法,他就是爱死他老婆了!从她还是半大的小孩子的时候就爱她。

龙猫大叔正较劲脑汁想着,要怎么跟老婆说甜言蜜语?

“对了,老公呀,这只小老虎真的像熊莉莉说得那样,已经长大了也说不定?不只是体型,他的妖力也暴增了很多!”花灵推了推眼镜看着他老公。

“嗯,这只小白老虎的确变大了不少呢?这又是什么妖怪能力,这只小白老虎之前是被完全封印了么?”龙猫大叔也一脸疑惑地走到了花灵身边,爪子不自觉地搭在花灵的肩膀上。

“单从妖力上说,这孩子已经是大妖怪了!偏偏体型被硬生生地卡在了这种状态。”

龙猫大叔一边说着,一边往小白老虎身上灌入了一点妖力。

他是不会对这只幼崽造成什么伤害的,只是想用自己妖怪能力探查小白倒底是哪里被堵住了?然后,再想办法帮孩子一把。

然而,他的妖力刚送进小白的体|内就被硬生生地反弹回来。

“哎呀,好强的妖力,这难道是祝福力量?”

花灵眯起了眼睛。“嗯,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的祝福,不让任何妖力伤害她的孩子!”

“可是,夜门卫就曾经帮小白梳理过妖力!”

“难道说……”花灵想到了什么似的,看向龙猫。

“祝福力量被强行压制了?”龙猫大叔挑着眉看向他老婆。

“是她做的,她给那孩子找来的契机!”夫妻俩一口同声地说道。

宠物店里那对夫妻一脸恍然大悟地看着彼此。

他们却不知道随着龙猫大叔的妖力入侵,小白体内的平衡再次被打乱。封印与祝福顽固地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小白却被带回了那个月亮下着雨,满天星斗化作了金丝线的夜晚。

他梦见了母亲抱住他,走出了无名山的结界,爬上了月亮山的最高峰。漫天金线的月光精华被母亲用法阵聚集在他的身上。

“你会长大的,我的孩子!”母亲温柔地在他的耳边低语。

是的,那一夜他长大了,他褪去了虎皮,变成了人类的小男孩。

只是他的人形始终无法维持太久,总是不由自主地在虎形和人形之间不断转变。偶尔也会出现虎身人头的样子。

母亲一直在鼓励着他。“你可以的,我的孩子,你一定可以顺利闯过这一关!”

然而,一群长着翅膀的陌生人却突然围住了他们。

“族长,这个孩子没有翅膀!他不是我们族里的孩子!”一个尖锐的声音判了他们母子的死刑。

在这个幼崽难以诞生的时代,只要是夜族的孩子,哪怕是个混血,夜族也会原谅夜乌羽的背叛。

然而,这孩子却没有夜族的标志——健康的羽翼。

这简直是一个耻辱的证明,自诩为天神后裔的夜羽族血脉却不如白虎这种兽族。

族长当场沉下了脸。“夜乌羽,你这个叛徒!我们等了200年,你终于还是出来了!夜羽族绝对不会原谅背叛者!”

“把夜乌羽和她的幼崽杀掉!”夜羽族人异口同声地吼着。

很快就传来了有节凑的,木棒敲击地面的声音。

在那个清冷的凌晨,那些夜羽族人都想让他们死!

小白却在心里念着,“无论怎么样都好,我死掉了也不要紧,如果真的有神的话,请救救我妈妈吧!”

刹那间,他刚刚汇聚来的黑色妖气笔直地冲向了半明半昧的天空。

很快阴云密布,天空中不断翻滚着乌云,有响雷劈在他的周围。

原本打算处决叛徒的圣典被打断了。

“夜乌羽,你这个阴险的女人,你是要让我们族人当你儿子的祭品!”

“夜乌羽,你好狠毒的心!老族长是自愿认罪的,你却因此迁怒于我们!”

每个夜羽族人都是如此的愤怒,他们恨不得冲上来撕掉夜乌羽的翅膀。

然而,不管别人怎么说,夜乌羽却始终都紧紧地抱住她的幼崽,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他。

她的愿望是,“就算我死了也不要紧,就算所有的人死掉都不要紧,请让我的孩子活下去!”

他的妈妈为了他死了,用生命对他进行了祝福,并且把他送到了雾城里。这就是属于他的全部记忆!

小白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像是水洗过的蓝宝石。他明明那么难过,却已经流不出眼泪了。这是不是就是长大的证明?

“哎呦,这只小老虎怎么突然醒了?你不要紧吧,孩子?”龙猫大叔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小白却始终一脸懵懂的样子。

龙猫大叔干脆给小白倒了一杯很好喝的果汁。一转身却发现小白消失不见了。

“那孩子去哪了?”

“去看熊莉莉了,嘴里还念叨着无论如何不要熊莉莉死掉。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呢?”花灵说。

“哎,长大后的妖怪就不可爱了!”龙猫大叔把果汁放在老婆的面前,一脸遗憾地说。

“不会呀,那个孩子长大一点,也会很可爱的!”就像当初那个刚刚长大的她。

这时候熊莉莉正在上学。

熊莉莉上课的时候,小白就趴在教室外面的大树上摇晃着尾巴。从始至终,他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熊莉莉。

大熊莉莉在某方面其实可以算是很懂事的孩子。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误解了什么,可这孩子却知道好好学习。

小白一直看了她很久,熊莉莉都没有发现。她真的一直都在认真地听着老师讲课。

老师还叫熊莉莉站起来回答了一个问题,居然还回答对了。

老师好像还表扬熊莉莉来着,胖熊莉莉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得意。

“嗯,那么今天我们的作文题目是《我的梦想》!熊莉莉你的梦想是什么?”老师再次问了熊莉莉。

“我的梦想是当小动物的医生!”胖熊莉莉笑眯眯地说着。

那位带着眼镜的老师看着熊莉莉的笑脸,忍不住也跟着笑了。“那你要努力学习,将来考要考上大学才行!”小孩子的梦想就是这么可爱。

“好!”熊莉莉信心满满地说。

第一次考不中,还有第二次;第二次考不中,还有很多次机会,总有一次能考中的吧?熊莉莉忍不住想着。

小白却呆呆地看着她。

他和熊莉莉其实是一样的。

他们的记忆都消失了,一切从头开始,他可以靠着夜族特有的妖怪能力把记忆找回来。

那么熊莉莉呢?

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忘记了大家,忘记了一切!她是不是偶尔也能想起某个印象深刻的片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