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10章

妖怪好老师

田文柔老师是春花小学最好的老师之一。

她虽然没有漂亮的外表,身材有些偏胖,还带着一副厚瓶子底眼镜。

可是,当她笑得时候露出一口大白牙,总让人觉得特别真诚。田老师班里的学生对她的评价是,“像妈妈一样!”

在“妈妈”的温声细语中,就算是再熊的孩子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过,今天这孩子显然是个例外,田老师碰到了铁板。

坐在办公室里的熊莉莉一直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小白老虎,哭得伤心欲绝。

胖乎乎的田老师皱着眉头看着胖乎乎的熊莉莉,一再告诉自己要冷静,然而她还是很烦躁。

熊莉莉这孩子,怎么劝都不听,使用催眠都不管用!

田老师深深地吸一口气,站起身充好一杯果茶,放在熊莉莉面前。

这果茶是她从老家带来的好东西,别的地方根本就买不到,剩下这些还是她表兄进城的时候给她捎带来的。这要是稍微懂点事的孩子就冲着这杯果茶,也该老实听话了。

可偏偏熊莉莉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眼色。只见她小声哽咽着拿出小白专用水罐,分给小白一半果茶后,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完半瓶果茶,熊莉莉终于心满意足了,都说了田老师的果茶最好喝了。还每次都拿出来招待她,熊莉莉还挺不好意思的。

该不会这孩子就为了她的果茶才这么闹的吧?一向温柔冷静的田老师都快把手里的杯子捏碎了。

要冷静!在暗自念了三遍静心咒之后,田老师这次温柔淡定地看向熊莉莉。

“熊莉莉,只要你不再把小白带到学校来,老师保证不把小白没收,带回家去养!”田老师对身材迷你的妖怪幼崽一点都不感兴趣。她真的只想拐带成熟英俊单身的妖怪帅哥!

“真的么?”熊莉莉泪眼朦胧地看着她。

“老师说得话你还不相信么?老师家里很小的,根本就没地方养这只大“猫”的!”田老师继续耐心地说着,顺便继续运用了催眠能力。

“嗯嗯,我也听说了老师是乡下来的,根本就租不起大房子。呐,不然,老师也来我们槐树里巷住吧,我们那里的人可好了,肯定能只收你很便宜的房租。老师也不容易呀,听说一直都找不到男朋友来着!

等姥姥回来,我会让她帮你介绍的!姥姥的果子店很受欢迎的。很多叔叔伯伯哥哥都愿意去光顾。对了老师要不我跟猫猫姐姐跟你要一些减肥秘方吧!瘦下来之后,你就年轻了。”熊莉莉一脸靠谱地安慰着田老师。

听了熊莉莉好心的安慰,田老师好悬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村,穷,肥,老,丑,找不到男朋友,田老师莫名地地被胖熊莉莉一口气射成了刺猬。

“还真是谢谢你了,胖熊莉莉!不过真的不用了!”田老师咬牙切齿地说。

槐树里巷根本就遍地是大妖,所以租金才便宜的好么?跟房东人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呢?万一哪天房东凶性大发把房客吞掉也是可能的。她有多大的胆子,敢叫熊姥姥给介绍男朋友?又不是不想活了?熊姥姥一发话,绝对会演变成强制逼婚的。

到了此时,催眠能力再次失效。

果然,就跟之前的每一次一样,熊莉莉总是让田老师倍感挫折。

田老师其实根本就没有她外表那么成熟。说到底,她其实刚刚脱离幼崽期的小妖怪。以人类的年龄来说,也就只不过十八岁,就是长得成熟像奔三的。

三年前,朴实老师的鼹鼠妖田文柔,带着梦想,来雾城投奔她那位很有脸面的大妖表叔。

每次回乡,表叔都会受到族里的小辈们的热烈追捧。尽管他从来没有带过老婆回家过年,只是拿出一张结婚证,全体村民就跪倒在了胖表叔的皮鞋之下。因为,他身为一个鼠科妖怪居然娶到了一位漂亮的蟒蛇大妖当老婆。

这简直就是可以传颂千年的丰功伟业,龙猫表叔也就成了家乡的名人。

很多年轻的鼠科妖怪都视表叔为偶像,年轻一代的鼠妖更是对雾城这个地方充满了向往。田文柔就是其中一个小妖怪。

就算高度近视,田文柔也想要走出大山,看看外面五彩斑斓的世界。龙猫表叔都能娶蟒蛇美人了,说不定有的妖界高富帅就喜欢她这样淳朴温柔型小巧可爱型的呢?

田文柔来雾城之前,反复地做过人生规划。她的理想职业是保姆或者管家(主人家必须高富帅单!)。

田文柔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她擅长做家务,理财囤积粮食,改造地下室,还有一手好厨艺。妖怪的能力是催眠,她有着一口温柔迷人的好嗓音。

结果一到雾城,田文柔受到了龙猫表叔的热情接待以及表婶的口水洗礼。之后,田文柔这只乡下“鼠”就离她的梦想越来越遥远了。

她被无良表叔拐骗到春花小学,成了一位光荣的小学老师,负责班里的十三只妖怪幼崽和大熊莉莉的生命安全。

“小柔你的能力正好适合哄幼崽呢!小学老师再合适不过了!什么怕有大妖怪捣乱,这个你放心好了,春花小学的一亩三分地根本就没有妖怪敢进去。

对了,小柔你不是想嫁人么?叔偷偷地告诉你吧,熊莉莉的上一任班主任就是嫁给高富帅单的大妖,是因为生孩子才辞职的!”长相憨厚的表叔,其实非常善于花言巧语,分分钟就说得田文柔动了心。

恐怖的表婶伸出长舌头,不断地舔着嘴唇。

“不然,小柔留在宠物店打工也好呀!偶尔被我吞进肚子里很有趣的。”

“……”这明明就是红果果的威胁,蟒蛇妖不吃表叔,不见得不会把她这只鼹鼠当夜宵。

在这对不厚道的夫妻威胁加利诱之下,田文柔这个淳朴善良的乡下小妖不得不在现实面前屈服。

田文柔怎么都想不明白,城里的大妖们居然真的会把宝贵的幼崽扔到人类的学校里?

没办法,这三年来,田文柔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生怕某只幼崽被打坏,或者弱弱的幼崽被生物链上层的幼崽吞下去。

原本天真活泼快乐的她,已经在这三年里,迅速变成了妖怪幼崽和胖熊莉莉的保姆。

高富帅大妖倒是见到了好几个了,可惜都是幼崽爸爸了,身边都跟着一个很厉害的大妖妈妈。

田文柔觉得自己的人生完全没希望了。

一年又一年,她仍旧是单身“狗”,每年十一月十一号,只能在网店抢购。这样下去,说不定就要一单到底,注定孤生了。

田文柔觉得很累,每天早晨,她都犹豫着是不是赶紧收拾行李回乡下去。

在那里有着满山的青草,不用担心食物,也不用担心学生们是不是又惹事了,还有适龄的憨厚青年不会嫌弃她的高度近视眼。

她何必要出来受这份罪呀?还要把心爱的果茶让给熊孩子喝,给她喝了也捞不到好。

田老师透过厚平底眼镜哀怨地看着胖熊莉莉。熊莉莉却突然跳过来,把那只迷你白虎递到了她的面前。

“老师,你想家了么?姥姥说,一个人在外打拼很辛苦的。呐,小白是能带来幸运的猫猫,借你摸摸心情就好了!”

胖熊莉莉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小白看着田文柔眼睛直发直。田文柔身边虽然很轻薄,却有一层淡淡的黑雾。小白很想试试能不能吸了“它”,于是伸出了小爪子,跟招财猫似的对田文柔打着招呼。

田文柔看着这一主一宠,胖萝莉和小老虎,不知不觉那颗沉闷的心就变得放松下来。

熊莉莉那双眼睛就像浸过冷泉的黑宝石,干净纯粹。她的头和小老虎靠在一起,小脸胖乎乎的,有点泛红。其实,这孩子并不像她表现得那么不在乎吧?她其实也会害羞吧?

之前,总是听别人说软乎乎的小动物能治愈人的心灵,其实胖乎乎的小萝莉也能治愈异乡打拼的年轻的妖怪吧?

等到田文柔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爪子已经放到了熊莉莉的头上。熊莉莉甚至还配合着她,蹭了蹭她的手掌。这孩子还真可爱呢!

田文柔下意识地保证:“老师绝对不会把熊莉莉的小白没收的!”

完蛋了,她就像中了催眠术。爪子却完全停不下来,不断地在熊莉莉柔软的头发上抚摸着,就像母亲给幼崽顺毛一样。

小胖妞好像也感觉到田老师的温柔了,反而更加不好意思。

“嗯嗯,班里的同学都说田老师就像妈妈一样,熊莉莉都没有妈妈呢,不过如果有妈妈的话,大概就像是田老师这样吧!”熊莉莉不受控制地说着“甜言蜜语”。

田文柔在小胖妞满怀信任的注视下溃不成军。田老师就像着了魔一样,把她藏在办公室里藏得果茶和果味馅饼不断地拿出来喂熊莉莉。

“不然你还是先跟老师回家住些日子吧?等熊姥姥回来你再回家去!一个小孩子自己住着实在很让人担心呢!”田老师明目张胆地拐带着嚼着果味饼干的胖萝莉。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却被敲响了,田老师这才清醒过来,清清喉咙说:“请进!”

走进来的是熊莉莉的表哥夜郎朗。田老师看着模范生夜郎朗,心里有种被打扰的不悦。

从前,她和别的老师一样喜欢夜郎朗这样的好学生。不过,现在她好像更喜欢熊莉莉这样的“熊”孩子了。

夜郎朗是夜门卫的长子,今年刚刚二百岁。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夜郎朗完全继承了父亲的好相貌以及强大气场。

夜郎朗自从进入春华小学以来,考试成绩永远都是第一,而且擅长各项运动。夜郎朗曾参加全国小学自然科学大赛获得第一名,参加市里的运动会拿到了好几块金牌。夜郎朗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少年。

从四年级开始,夜郎朗就跨级成了春花小学的大队长。被众人称为“春华之光”“雾城第一小学生”。

所有人都说,夜郎朗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么优秀的夜郎朗却在熊莉莉入学之后,蒙上了一层阴影。

熊莉莉是被夜郎朗领着进入春花小学的。

之后的三年里,熊莉莉一步步地变成了校霸,每次惹出什么事来,都是夜郎朗履行家长的职责替熊莉莉跟老师同学道歉,然后把她领回家。

这次也不例外,夜郎朗很礼貌地跟田老师道了歉。“我们家熊莉莉实在是任性了,回家之后,我们肯定会好好批评她的!”

以往田老师早就被小少年的真诚打动了,这次她却抱着小胖妞一点都不想撒手。

“既然熊姥姥不在家,不如我先把熊莉莉带回家照顾?我听她说,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田老师一脸严肃地说道。

“不用了田老师,熊莉莉和我家是亲戚关系,我妈会照顾熊莉莉的。我妈就是槐树里巷的居委会主任,每天都会去熊莉莉家的。”

夜郎朗那双明亮的眼睛瞬间就充满了煞气。他在警告鼹鼠老师千万不要做出不合规矩的事。

“这样呀?那辛苦你了,夜郎朗。”田老师皱着眉头看着夜郎朗,却找不到任何借口。

“那么老师我先带着表妹回去了。我会告诉她,不要再带宠物来上学的。老师身体似乎不太好,下午还是请客休息吧!”夜郎朗规规矩矩地说着,实际上话里却带着警告。

“……”

眼睁睁地看着夜郎朗带着熊莉莉离开,田文柔真的很讨厌夜郎朗这些城里的妖怪们。

好像每个妖怪都守着一个共同的秘密,然而这些秘密却是田文柔这种外来妖怪不知道的。

她就这样被他们排除在外了。

表叔曾经对她说过,“只有经历过你才能明白。别人告诉你你也理解不了。熊莉莉那孩子就拜托给你了。无论如何,请你好好照顾她!”

现在她真的开始想好好照顾熊莉莉了,可是那孩子却被一只臭屁的狗崽子带走了。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