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十三章

和养母还有阿龙交代之后,他俩也非常支持我回去看看的想法。我又电话了阿林,也告诉了她marvel以后都要去美国发展的消息,她显然有些伤感,但大约身边最近又出现了其余帅哥,也并没有表现出生离死别的痛苦,继而又听到我要回去,她便又显得尤其振奋起来。

“哎,你终于要回来了,我在这儿快要无聊死了,其余人都太无聊了。”听得出,她是由衷的高兴,“我之前也一直劝你回来,因为觉得你总这么逃避也不是个事情,还有,还有那啥,你妈,回来要不要见见?我看她也挺可怜的,现在整天盯着我问你在那儿过的好不好。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总是支持的啦。”

我心里一暖,也知道阿林虽然有时候神经大条,但却是真心理解我的朋友。

做出要回去的决定之后我和阿成便开始了一些交接工作,好在大概因为阿成早有打算,所以事情都非常顺利,我们收拾了点东西,便和marvel一起回了城市。

从山村到市中心,我坐在车上,随着周边建筑物的增多和景色变迁,一路随之扑面而来的是人声和烟火气。巨大的广告横幅,妆容精致的模特,穿着得体脸色疏离的行人,任何时候都快速穿行的上班族。这原本是我最熟悉的生活,如今看来,却越发陌生。而仅仅是几个月前,我还是追逐城市名利中的一员,可此刻再审视这样的人生,却仿佛离我相去甚远。

灯光陆离,我的心情也明暗不定。这座城市给我的感情太过复杂,少年时期曾经有过的迷茫慌乱,极力妄图融入时候的殚精竭虑甚至机关算尽,终于适应这个城市步伐之后的虚与委蛇,以及在所有一切崩塌之时,当所有人的矛头指向我之时,带给我的陌生与冰冷。

这不仅仅只是一座城市,这里也是我的青春,我的成长和挣扎。

故地重游,实则我心里也并没有完全卸下重负。不久前那些铺天盖地的疯狂记者和对我侧目而视指指点点的人群,我并没能完全忘却。即便在山区里几个月我的心情得到了平复,也终于鼓起勇气决定重新回到这里。可这一刻,我自己却又是不确定的,自己真的准备好了么?真的有能力面对一切了么?

而正当我内心忐忑惶恐的时候,有一双手伸过来握住了我的。

是阿成。他就坐在我的旁边,眼神温柔的对着我笑,他的手心干燥温热,给人莫名的安心感,此时窗外霓虹灯的灯光投射在他侧脸上,流光溢彩一般变换,然而在这种喧嚣浮躁的灯光里,他的神色是一如既往的温和,那些扭曲多变的灯光没有让他变化,他还是他。不论在这里,还是在别处。他一直是他。

“没事的,有我在。”他用力捏了捏我的手,凑近我的耳边,轻声细语。

我望着他笑。

阿成认真的看了我一眼,又重复了一遍:“一切都会没事的。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的。”

他又摸了摸我的头发,给了我侧脸颊一个轻柔至极的吻,像是一个投影在湖心的涟漪,这个吻里安定人心的力量在我心情的湖面上一圈圈散开来,直到每一个角落。

在之后陪伴marvel去机场的路上,阿成一直牵着我的手,牢牢的十指相扣,像是不容许我被抢走一分一毫。marvel回头的时候瞟到了我们紧扣的手,他顿了顿,才看着我们笑了笑,转头对阿成道:“你要照顾好文学。”

“当然。”阿成又更用力握紧了我的手,对marvel回了个笑容,“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不会让有些人有机会有借口从国外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回来的。”

marvel正要说什么,却大约抬头时候余光看到了什么人,笑着朝对面招了招手。

“这里!”marvel朝着不远处喊了一句。

我习惯性的回头,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是brian。

他应该早就看到了我,此刻拿着行李,定定的站在那里,眼光却没有离开我。

我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见他。慌乱之下不自觉便倒退了几步。阿成发现我的异样,伸出手揽住我的肩膀,朝着靠他的那一侧紧了紧。

marvel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他走过去,帮brian拎了行李,brian大概看到自己的爱徒朝自己走来,才重新回了神,遮掩了下脸上复杂又小心翼翼的表情,低着头跟着marvel走过来。

“这位就是我的恩师brian。”marvel把brian引到我和阿成面前,“文学应该已经认识了。他这次和我一同回美国。”

marvel的神情非常坦然,阿成虽然体会到我情绪突然绷紧,但也不明就理,表情也是平静而自然的。

想来也是,我的身世和家丑,以及这场“白丁”风波的幕后始作俑者,他们两人都应当是不知情的。我也庆幸他们不知情。

然而brian和我却心知肚明。他看着我,脸色甚至有些凄楚的味道,几个月不见,他从之前一个儒雅而风度翩翩的男人,转变成了一个风尘仆仆毛发枯槁神情沧桑的中年人。

这其实是事发后我和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面。

大概也是第一次我和我的亲生父亲能够处在如此贴近的场合里。

他就那样看着我,好像要用力把我刻画进他的记忆里一样。

“文学,这几个月你过的还好么?”

他的声音沙哑并且不自然,这一句话外人听起来仅仅是一句礼节性的客套话,但我和他彼此都知道这句话的含义。

我看着他,我并没有设想过在这个场景下见到他。以前也曾幻想过相见,甚至在幻想中,我是会憎恨他并且用激烈的语言发泄我在这场网络暴力里受到的伤害的,尤其对于他,更有着深一层的怨意,因为即便我原来生活的家庭也是个谎言装饰下的虚假物,但我怨恨他这样突兀的出现,以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彻底打碎了我原本至少平静的生活。

然而这个男人此刻在我面前,想象中的强烈的恨意并没有出现,看着他,我并没有对亲生父亲的血缘亲近感,但似乎也不再单方面憎恶他。因为此刻在我眼里,他也仅仅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年男人,曾经失去过梦想、事业和爱情,被怨恨蒙蔽双眼之后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儿的亲情。

他并没有因为复仇而变得幸福。甚至可以说他一直不幸福。

尤其这个男人此刻看着我,眼里是忐忑、哀求和如履薄冰的表情,毫无当初与我母亲争吵时的凶狠与极端。

他像是一只被霜打蔫掉的老茄子。寒冬还未至,他就已经耗尽了生命一般。

我沉默的看着他,终其一生,我大概都无法把他当做父亲来对待,但是这一刻已经决定不再恨他了。

brian见我不回答,他又尴尬又眼带绝望般的转移了话题:“我这次和marvel一起回美国,也不再回来了。”

marvel听他这么说,似乎有些惊讶:“老师,可是你回国的时候还说国内有些事情你没处理完,并且还说可能要长期待在国内一阵了?这次和我回美国之后也再不回来了么?”

brian看了我一眼,咬了咬牙:“是的,不再回来了,因为我发现我回来了也不能对事情的处理有什么帮助,反而还是个反作用力,但我不希望事情那么发展。之前我做错了很多事,导致事情不仅没有被解决,甚至差点酿成大祸。现在想想,或许我退出远离,事情才能有平缓而正常的解决方法。而且对于我过去造成的错误,我一直很痛苦和歉疚,或许我应该回美国过点田园乡村式的生活养养心。”

brian说完朝着我和阿成看了一看,表情有些难以形容,看得出他在努力控制情绪,他朝着我们轻声道:“我这个年纪,要是有女儿,也该和文学一样大了。”说罢这句,他转头对阿成笑了笑,“好好照顾她。祝你们幸福。”

“那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进去安检了。”

brian说完这一切,朝着阿成伸出手,阿成和他握了手。brian把手伸向我,我并没有马上握住他的手,他祈求的看着我,眼眶里甚至涌动着点点泪意。

我迟疑了片刻,还是递上了我的手。

那只是两只手非常短暂的触碰,只一个瞬间,我就抽回了我的手。

他却脸色动容到几乎落泪。

与brian握完手后,marvel也走上前来,他似乎有很多话想和我说,但此刻,也仅仅是笑着看着我,然后他做了一个举动,不顾我身边阿成的虎视眈眈,marvel拽过我,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放开我后,他亲吻了我的额头。

“文学,你永远是我最特别的朋友,最特别最特别的。”marvel把我又拽离了阿成些,“如果以后你失眠的话,欢迎你随时打我电话,只要条件允许,我都会尽职的为你弹一首摇篮曲。”

阿成果然像是领地受到威胁的狮子一般竖起了毛。

“要听摇篮曲我不会么?!而且打什么国际长途!浪费电话费!”然后他看了眼手表,催促道,“我觉得你们可以进去了,今天安检的队伍肯定不短,还是早点过了安检去候机室比较保险,别误了飞机,你们赶紧去吧。”

“文学,再见了。”

marvel看了我一眼,终究是给了我一个最后的告别。brian的视线一直没离开我,此刻,他收拾了收拾自己的表情,留恋、愧疚和悔恨在他脸上一闪而过,最终,他只是转过头来,对我说了声再见。

我就这么站着,一路看着他们两人走离了我的视线。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有很多人在我们的生命里来了又去,陪伴我们走过或寂寞或痛苦或欢愉的一些时光,教会我们一些东西,留下回忆,或许这已经成为遇见的意义了。

marvel也好brian也罢,他们终究带着自己的故事和人生,在与我短暂交汇后,各自奔赴属于自己的未来旅程了。

而我能做的,或许就是让过去过去,不论是marvel对我没有明说的晦涩感情,还是brian与我没有缘分的亲情,人的一生,感情负载量大概也有一个固定的额度,只有放开这些过去,才能拥抱和迎接明天吧。

回去的路上,我和阿成仍旧手拉着手,天却突然下起了细雨。

我和他并肩走在喧嚣的市井,却觉得内心安静而平和。而原本不愿意向任何讲述的身世,在这场绵软干净的细雨里,却仿佛叙述出来也并不那么令人难堪了。

在我只言片语简单的形容里,阿成一直耐心的听着,他一直没有打断,只是更加握紧了我的手。

“不论你是张彩凤还是文学,或者是其他什么名字,你都还是你。”他的眼神带着温热的笑意,“而我在乎的只有你,不是任何其他。不要怕,我一直都在。”

细雨飘在我们的发梢上,并不冷,那些细小的水珠,此刻也让我觉得是温情而细腻的。

我抬起头:“我有点想吃第三个路口左拐那家店里的布丁奶茶了。”

阿成回了我一声简单的“嗯”。

我转头,这个角度正好能看着阿成线条美好的侧脸。

有些人就是有这种魔力,他对着你笑的时候,你会觉得,只要他在身边,即便世界天翻地覆,不论沧海还是桑田,只要他还在,就不再害怕了。未来有多大,世界有多远,只要他在身边,就不再畏惧了。漫长的人生旅途里,总不会一直风和日丽,世界也并不会永远以温柔和善的样子对待你,然而,这一刻,我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上,我只需要那么一点温情就可以了,只要是身边这个男人给的温情,就已经足够支撑我抵挡所有人世间的暴风雨了。

一段路,确实只需要两个相爱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文学与亲生母亲的最后相处结果我在考虑是在正文里写还是番外里写。。文音会有番外,她的人生会比较糟糕,但觉得在正文里特意插播她觉得有点浪费而且太偏离。。。。顺带应该有大眠他们客串的小剧场,不过这个估计要等我出差回来写了,或者出差期间我努力趁老板不注意。。。。。求婚和婚后都应该会在番外里写。。。番外的话,会缓更咯,中间可能因为我还需要修文下。。。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