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27章 宝贝对不起(全本完)

刚回学校,二蛋就跑来了,“沈老师不好了,小亮子看不到你们两个,跑下山了。”

安子皓连忙放下行李,“之儿,你在这边看好学生们,我下山去找小亮子。”

“好,你小心一点。”

沈之不安的握了握安子皓的手,将所有的孩子们带去教室。

她立即通知了小亮子的爷爷,老人腿脚不好,听到孩子不见了,立马放下电话赶来学校。

村民听说小亮子不见了,自发组织了队伍一起寻找小亮子,山上有很多村民放了捕兽夹,野猪要是背夹了都跑不了,要是小亮子踩上了,后果不堪设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沈之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眼看着天都黑了,还是没能找到小亮子。

晚上快要九点了,一个村民打着手电筒来到学校,沈之一眼就看出来村民眼中的悲伤。

“小亮子呢?”

“小亮子已经找到了,受了点伤,送到县医院了。”

“伤的严重吗?子皓呢?”

“沈老师,小亮子没事,他差点从山上坠下去,安老师及时发现,将小亮子救上来,但是安老师掉下去了。”

沈之感觉整个人都站不稳了,她不相信,她和子皓才刚开始,“不可能,子皓说了要娶我的!”

安子皓被村民们找到,浑身是血,县医院的设备根本救不了这样伤势的病人。

李慕唁本来准备离开,听到山上丢了一个孩子,也帮忙寻找,他亲眼看到安子皓为了救孩子跌下山谷。

李慕唁第一时间安排了直升飞机,联系了最好的医生,他不想要安子皓就这样死了,他不舍得看到沈之伤心。

沈之跟着护士推着安子皓冲向手术室,“安子皓,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你说要娶我的,你不能死!”

李慕唁看着女人红肿的眼眶,心疼不已,她想要闯进手术室,被他拦住了。

“沈之,你冷静一点,孩子们还需要你,安子皓一定会没事的,等他醒来,你还要照顾他,你倒下了,他会伤心的。”

“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沈之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瘫坐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已。

李慕唁将沈之抱在怀里,沈之揪住他的衣服,眼泪很快就将他的衣服浸湿了。

所有人都站在手术室外面,所有人都希望这个伟大的男人可以逃脱死神的魔爪。

医生走出来,脸上带着沉痛的表情,“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不可能的,你不是最好的医生吗?你救救他,救救他。”

医生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小姐,请节哀。”

沈之不敢相信听到的,冲进手术室,对着手术台上的男人疯狂叫喊,“安子皓,你醒醒啊,你说了要娶我的,你还没给我戴戒指呢,你不能死!”

***

春风小学来了新老师,学生们始终沉浸在失去安子皓的痛哭之中,对新来的老师并不喜欢。

他上课的时候,孩子们会故意刁难,在他回头写字的时候,孩子们会用小石头砸他的头。

学生们行为很过分,他很生气,但还是忍下来了。

“宋老师,你出来一下。”

沈之站在门口,叫李慕唁出去,孩子们看到沈老师过来了,立即装作听课的样子,沈之无奈的看了孩子们一眼,明明是数学课,有的孩子竟然拿的英语书。

李慕唁开心的走出教室,“沈老师,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沈之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无无奈也有愧疚,“你来了很长时间了,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你的公司呢?”

沈之想不到李慕唁会这样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有时候,她会错觉的将李慕唁看成安子皓,但是她很清楚,安子皓已经永远的离开了。

“公司我已经安排好了,这里或许真的是个好地方,时间长了,我感觉都不想回去了,况且这里有我喜欢的人。”

“那你儿子呢,他还那么小,你放心吗?”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母亲。”

沈之想起那个孩子,眼睛里闪烁着泪光,“李慕唁,你知道吗,当年你要我生一个孩子赔给颜紫溪,我怀孕的时候每天都是幸福的,但是我没能力保护好他,要他不能看看美好的大千世界,和我亲近的人都死了,你也远离我一点吧,我不想要你也被我连累。”

“谁和你说孩子死了?”李慕唁听到沈之的话,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沈文,这个女人,从来就没有说过实话。

“你的意思是......”沈之激动的说话都说不完整。

李慕唁要手下将孩子带来了,一年没见,小家伙长大了不少。

丢丢飞奔到沈之怀里,“妈妈,你总算是原谅爸爸了,爸爸真是笨,一年了都没能将你带回家。”

“宝贝对不起,是妈妈不好,一直没能认出你。”

沈之紧紧的抱着丢丢,喜极而泣。

李慕唁给山里修建了公路,开发了很大一片场地,风景优美。

慢慢的来这里上学的孩子多了,一个老师不够,李慕唁又招募了几个老师。

“之儿,明天就是你二十八岁的生日了,你还不打算原谅我吗?”

“我觉得你应该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眼前的李慕唁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气势,在沈之面前,像是猫儿一样温顺。

“那你看我这个人作为生日礼物怎么样?”

沈之挑眉,“你觉得比起我儿子来,我会想要你?”

李慕唁仰天长叹,“哎,有了儿子忘了老公,要不儿子归你,你归我,好不好?”

李慕唁看着沈之,祈祷上天沈之这次可以答应嫁给自己。

人们都在说,李慕唁疯了,竟然钟情于一个山里的老师。

但是只有他知道,沈之有多么好,她的好他也说不上来,但是他知道,他这一辈子就认定沈之一个人了。

丢丢拽着沈之的衣角撒娇,“妈妈,你就答应爸爸嘛。”

“那等妈妈二十八岁的时候再同意。”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