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苍天之上

无敌神婿 一杯八宝茶

岛屿上空,天地异象,乌云涌动,狂风四起,偶尔一道闪电划过,惊的岛屿上众人缩起脖子。

岛屿旁,那沙漠漩涡越来越大,疯狂围绕一点旋转,大片的砂砾冲漩涡中心涌动,那就好像是一个沙漠黑洞,要将整个索苏斯弗雷沙漠都吸进去一般。

“怎么回事?”龙骨现身,看向那沙漠漩涡。

“这得问问你们返祖盟了。”金汉青也现身,“这岛屿,可是你们返祖盟控制的。”

“你们返祖盟搞了些什么,让地狱牢笼生变了?”兰尼也露面。

龙骨摇头,“不要往我返祖盟身上泼脏水,这地狱牢笼的变化,跟我们可没关系。”

岛屿上,有人关注上空,也有人注意那沙漠漩涡。

突然,一名盯着沙漠漩涡的人瞪大眼睛,伸手指着漩涡中心,“你们看!那是不是,有个人!”

“人?哪有人?”

“就在那个漩涡中心!”

“得了吧你,意思谁还住地底下啊?”

“是真的有人!”又有人出声,“我看见了。”

“是有人!从漩涡里出来了!”

“他是谁啊!”

一道又一道疑惑的声音,如同传染一般,顿时,许多人的目光,都朝沙漠中心看去。

关注着沙漠漩涡的龙骨三人,在这一个,瞳孔放大,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那漩涡中心的人影。

此人黑衣,一头黑色长发齐肩,身高一米八,男性,长相普通,双眼微闭,在他的身后,背着一把纯黑巨剑,他就这么,慢慢的,从沙漠漩涡的正中心浮现在众人眼前。

天地间,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可这一次,这道闪电并非一划而下,而是直接奔着那沙漠漩涡当中的人影而去。

于此同时,天空中翻滚的乌云,也在此刻停止,肆虐的狂风,诡异般的消失。

就在这黑色人影出现的一瞬间,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空中肆虐的气流停下,紧接着,就见五道流光划过,李庸才五人,齐齐立于沙漠漩涡上空,他们停止了争斗,每一个人,都一脸郑重的,盯着那出现在沙漠漩涡正中心的人。

“阳光,久违了。”

黑衣人抬头,双眸陡然睁开,他的瞳孔,宛若浩瀚星辰,就在他睁眼的那一瞬间,漫天的乌云,顷刻间消散,阳光倾泻下来,洒满大地。

黑衣人身上的沙尘向下滑落,他迈出一步,扫了眼上空五人,便不再多看,他轻轻开口,声音却如大道梵音般响在每个人耳边,让人对他,不自主的生出一种臣服心里。

黑衣人的话,只有简单几个字。

“谁伤的张玄?”

龙骨三人,在此刻脸色猛然发生变化,他们几乎在这瞬间,就凝聚出气,要逃,他们的直觉告诉他们,不跑,就要死。

就在龙骨三人要逃时,对方的目光,朝他们看来,仅仅是一个目光,便让龙骨三人无法动弹。

“我在张玄身上,感受到了你们三个人的气息。”黑衣人开口,他身后所背的巨剑,自然而然的漂浮起来。

“祖兵!”李庸才瞳孔一缩,盯着这一把黑色巨剑。

“无锋巨剑,是无锋巨剑!”蓝云霄口中喃喃。

古侍面容呆滞,“无根无锋,无锋巨剑,怎么可能……”

“是他。”唐纳德,“竟然是他!他竟然在牢笼当中!”

“谁啊?”唯有神圣天国圣主,一副疑惑的语气,“你们说那么多,我听也听不懂,能不能不要搞这么玄乎,有啥说啥不就行了么?”

李庸才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来:“苍天之上,唯有玄天,当初,我还是师父山门外的一个小童,他就已经是这世界顶尖强者了,他消失那么久,原来是在这地狱牢笼内。”

李庸才说到这,看了一眼神隐会长唐纳德。

唐纳德摇了摇头,“你不要看我,我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什么事,以前的东西,我们接触不到。”

正在几人说话间,玄天身后,那黑色巨剑动了,黑色巨剑直奔龙骨三人而去,这巨剑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武帝等人,可巨剑散发出的威势,却让武帝等人,身前的护体气罩下意识的弹出。

只是散发出的威势,便让武帝等人感受到了危险。

龙骨三人连黑色巨剑的轨迹都看不到。

“噗!”

一口鲜血,从龙骨口中喷出,他被一把黑色巨剑,从后心*,钉在了地上,这把巨剑,比他的骨剑要宽大太多,他的内脏,都在这一刻,被粉碎了大半。

“你应该很喜欢这样的姿势。”玄天表情漠然,又看向另一人。

“会长,救我啊!”金汉青面露惊恐,他能感受出,那实力不亚于自己的龙骨,在这一刻,生机丧失大半,对方是不想杀他,要留着折磨,否则龙骨已经身形俱灭了。

金汉青的惨叫声传出,唐纳德,却是动都不动。

玄天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别人会动手阻拦自己一般,在金汉青身旁,一张黑色的大网突然形成,将金汉青整个人包裹进去,随后,这大网收紧,与渔网一般的网兜,将金汉青勒紧,金汉青身上,一块又一块的皮肤,从网兜内被勒出,随后,有血痕冒出,那一块块的血肉掉落下来,如同古时那残酷的凌迟之刑。

“还有一个。”

玄天最后将目光看向兰尼。

兰尼深吸一口气,就见他双瞳充斥的血红,像遇到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般。

“砰!”

兰尼的四肢,在这一刻,爆炸开来,他谨慎的上身和脑袋掉到地上,伤口沾满沙尘。

索苏斯弗雷的沙,是能杀人的沙,这一刻,兰尼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想要御气自裁,可惜根本就做不到。

“还有一股气息。”玄天抬头,看向空中的唐纳德,“你也对张玄,动过手?”

唐纳德没有出声,身为控灵,他不会像龙骨三人那样毫无反抗之力,但他同样,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玄天,光是这个名字,就是一种威慑力。

“玄天前辈,在下李庸才。”李庸才抱拳。

玄天看也没看李庸才一眼,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唐纳德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