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大人,光听奴婢说了,您觉得晓晓圣此人如何?”赵云杳死时才十四五岁,重生后,气质虽变得强势了几分,可到底还是识人不太分明。

若能借助洪世诚的识人之术暗中结识些有识之士,到时说不定可堪大用。

她对今后有了规划,其一,救出父亲,不过救出父亲的前提便是为太子洗冤;其二,四年后,她不希望再夭折;再者其三,便是南楚皇室昏庸,政事不明,她立誓要让南楚不在有君主独权,只人人平等!

此誓大逆不道,不可明来,但却可以暗度陈仓,悄悄谋划。

凭她一人之力不足,刚认的姐姐虽好,但她不想把她牵涉其中。

姐姐知道的越少越好。

“江湖方士,有几分见识。”洪世诚中肯道。

“听大人的意思,您不愿同他多交?”赵云杳听出洪世诚语气中有些许微妙,不由疑惑。

洪世诚不愿多讲,赵云杳于是转移话题:“大人,他是不是惹了您?”

几天前遇到晓晓圣时,他正坐在一方石头上愁眉不展。

为了口腹之欲,每每从他眼前路过一人,他便让人“留步”。

……

“小哥请留步,在下观小哥面相,最近家中怕有人去世啊!”

哪里有人方见面说人死的,就算说人死,那也得有个说头是不?

可想而知他的下场,被那小哥蹬了一脚也是应该。

“小姐留步,小生观您面犯桃花,恭喜恭喜,可惜就是福薄,命里无子。”

此话一出就听“呸”的一声,就见晓晓圣的脸上多了不止那么一点儿的唾沫星子。

顺便还得受一句“你才生不出孩子呢”!

不过片刻,又来一人,此人是一行色匆匆的邋遢壮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