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经过几番周折。

傅寒年成功找到了北连国的入境口,所有进出口的船只原来都从这里进入。

拨云见雾之后,一座占地几十亩的小岛上,便是北连国出入境周转的枢纽地带,大门也设立在这个位置,有重兵把守。

傅寒年从快艇上登岸。

手机终于有了信号。

滴滴滴——

收不玩的微信消息和工作短信以及未接通话。

傅寒年随意扫了一眼。

从一堆不感兴趣的信息中看到了一条他有兴致点进去的。

是花容发来的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只有一张图片。

是北连奕抱着顾易柠进寝宫的一张背影图。

看到这张照片的傅寒年气的握紧拳头,额头上青筋暴起。

该死的北连奕。

你最多还能得意一天。

“少爷,我们要怎么进去?”厉风看着这些扛着长枪的守卫士兵,咽了咽口水。

“想办法。”

入境码头又上来两个人。

一前一后从船上下来。

是阿城和于唯。

他们是跟着傅寒年的线路来的,只是运气好,也被他们找到了这个入境口。

傅寒年单手超兜,走到二人面前,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对准了于唯的脑袋:“我的太太会坠海,也有你的一份功劳,这几日我忙着找人,没空找你麻烦,今日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