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七十四章 想救你的人不是我(1/2)

元一一乐见其成地把淩风诺和威风同时搂进了怀里,眼睛盯着淩风诺怪声怪气地问:“淩总,您准备怎么安顿您的青梅竹马呢?”

淩风诺听到元一一用“青梅竹马”来形容自己和楚潇月,没好气地在元一一头上谈了个脑崩儿,正准备开口说话,威风就朝他吼了两声。

一边的元一一虽然被吓了一跳,但看到威风的举动,也只在一旁偷笑,看着淩风诺此时有苦说不出,心情一下子顺畅了不少。

淩风诺见元一一幸灾乐祸,索性一句话没说,顺手抱起元一一,踢开门就进了屋,威风还在他身后继续朝他吼着。

楚潇月在客厅坐着,离门口比较远,听到门口的动静,转身看了过去,发现元一一又跑到了淩风诺怀里,这一幕像是太阳光直射似的刺痛了她的双眼。

淩风承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自然也看到了他们两人一狗,看着淩风诺和元一一脸上明显的幸福模样,淩风承承认,他羡慕了。

当初淩风诺带元一一回水族时,他就害怕她的哥哥因为个人感情原因而放弃对楚潇月的救治,如今一切都得到了解决,他却又真心希望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因为他亲眼看到过他的哥哥,在失去元一一时那眼中的绝望和愤怒,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哥哥对他也淡漠了很多,他也一直为这件事愧疚着,可他没有别的办法。

而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为了他自己幸福。

想到这儿,淩风承不由自主地又将视线转移到了自己身边楚潇月的身上,而她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哥哥。

元一一一路害羞地被淩风诺抱回了卧室,淩风诺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说:“乖,在卧室好好休息一会儿,让威风陪着你,我出去和他们说几句话。”

元一一乖巧地答应道:“好。”

收到她的回应,淩风诺才慢吞吞地之气自己的腰,正要转身的时候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低头提醒元一一:“记住,以后不准叫我淩总。”

元一一再一次乖巧地回答:“好的,淩总!”

淩风诺听着她对自己的称呼,看着她得意的笑容,真相就地狠狠地惩罚她,可视线想到外面还坐着两个人,他就有些不耐烦了,转身就出了卧室。

客厅里楚潇月看到淩风诺一个人从卧室出来,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向他跑去,而一边坐着的淩风承也无力阻止。

楚潇月轻盈地跑到淩风诺身边问:“凌大哥,里面的人是你如今的侍妾吗?”

淩风诺还没有公开成婚,而他的妻子也不会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之前淩风诺在凡间有过很多女人,都是以侍妾的名义待在他身边的,所以楚潇月这次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元一一是他的侍妾,即使她腹中有淩风诺的骨肉。

淩风诺伸手阻止了她还要靠近的脚步,郑重地解释道:“她是我的妻子,并不是什么侍妾。”

他现在不想花时间给楚潇月普及现代知识,他只想用最简洁的话把眼前这两个他最近最不想看见的人给打发走,所以这话说得开门见山。

楚潇月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伸手有些激动地扯着淩风诺的衣袖说:“不可能啊!我已经打听了你的情况,你现在并没有成婚,而且她只是个凡人啊!”

“她是我的未婚妻,迟早要成为我的妻子的。”淩风诺有些受不了她的接近,转了个方向就要越过她往客厅走。

楚潇月哪能这么容易被甩开?她紧紧抓着淩风诺不放,随着他的脚步跟在他后面,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更加激动起来:“不可能的,神族的人怎么可能娶一个凡人为妻?她只有几十年的寿命,你若娶她为妻,那这几十年过去,你将如何?”

淩风诺自从决定了和元一一在一起的那一刻,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入籍被楚潇月问起,他竟没心思回答了。

淩风承听楚潇月的声音越来越激动,急忙跑过来扶住她劝道:“潇月,你别激动好吗?”

看到淩风承,楚潇月似乎刚想起来有他似的,转而又拉着淩风承说:“承,你劝劝凌大哥好不好?他不能自己这么作践自己啊!”

淩风诺听到楚潇月的话,眉头紧皱起来,差一点就要发火的时候,淩风承及时开了口:“潇月,你先冷静,我哥的事只能他自己做决定,我们无权干涉的,而且,感情的事来日方长,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长老已经嘱咐过了,你不能太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