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完本小说
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26章 我要重用(1/2)

赵含章脸上也有些讶异,然后一脸无辜的回视赵铭,如果她说这一切都是巧合,不知铭伯父信不信呢?

赵铭是不相信的,他觉得他又给赵含章当了一回刀,于是气得一推身前的卷子,起身便离开。

赵含章目送他离开,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道:“铭伯父的脾气越来越大了,要不要请个大夫看看啊?”

汲渊瞥了他主公一眼,低下头去继续阅卷,并不搭理她。

傅庭涵道:“你别气他了。”

跪在帘子后的伍二郎哭得感动,一旁的听荷焦急的看着他,哄了他两句发现不管用,干脆上手扯他,“别哭了,女郎在里面办公,扰了主子,小心你的狗命。”

伍二郎更感动了,帘子里一直很安静,女郎既没有训斥他,也没有让人把他拖下去。

他知道自己还不是一个合格的下人,许多行为都不对,但赵含章一直对他宽容,只要不犯明显的错误就不训斥他。

这一刻,伍二郎暗暗下定决心,他一定要学好怎么当一个下人,然后尽心尽力的伺候赵含章!

他抽泣着抹干眼泪,冲着帘子里的人磕了一个头,然后才被听荷拽起来推出去。

听荷把人拉到院子里,指了靠墙的一个角落道:“去那儿哭吧,哭完了去洗脸,弄干净再回来。在主子跟前,你就不是你的,而是主子的,别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知道吗?”

伍二郎本想反问两句,才要出口时想起来他刚立下的誓言,于是乖乖应下,跑到墙根那里面壁收复情绪了。

他如此安静,惹得听荷看了他好几眼。

而屋里,听到伍二郎离开了,汲渊才抬头看向赵含章,问道:“女郎想将他放在何处?”

赵含章:“我想把他放到先生身边。”

汲渊挑眉。

赵含章道:“买卖这样的事,既重大又琐碎,我身边还有许多大事需要先生,我不想它占据您太多的精力,所以我想让他给您处理一些琐碎的事。”

汲渊:“现今女郎养的兵马不少,每日消耗巨大,而各地赋税连上缴都不足,更不要说截留以做地方财政,也就是我们名下的长工佃户所得收归公中,但还有近一半的消耗是要从外购买的。”

“尤其是布匹鞋袜等军备,基本上全是从外购买,接手这些事情的人全都是我们家的心腹,女郎将他放到我身边来,光靠忠心是不够的,”汲渊目光幽深,“他还得老实,知道有的东西不能伸手。”

汲渊道:“我和铭郎君看法相同,此人心思太活。”

赵含章道:“可我却觉得现在我就是需要一个心思活泛的人。”

她道:“他心地善良,即便长兄对他不好,但在侄子侄女们落难时,即便自己过得艰难也会帮扶一把;他也有底线,还聪明,知道先保存自己,还知道该帮他们多少。”

赵含章直接举列道:“他当时从我那儿骗了两个半的饼子,事后给了侄子侄女们半个饼子分食,剩下的两个则藏起来留在以后,又去摸村长家的青苗,我问过他,他说当时他们叔侄几个都饿了两天,已经不能再饿下去,他想要活到秋收,就必须吃青苗,他打算偷村长家的一些,再吃一点儿自家的,留下的青苗到秋收时应该有些收成。”

“他还打算秋收后带着粮食就走,直接逃税离开,”赵含章含笑道:“您看,多聪明的一个人啊,甚至连去处都想好了。”

此章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妻子的假面吕布的人生模拟器医不可攀我不可能是剑神桑榆未晚大明皇长孙洪荒关系户小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