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二十六章(1/2)

如往常一样,曾筱菲起床之后,开始和营养师一起准备早餐,小炼现在已经能够自己起床,曦曦需要保姆帮忙,而阿痕,每次都必须她来他才会乖乖的配合。

早餐的时候,一家人总是最幸福的。

波士顿的早餐阳光很灿烂,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照耀进来,能够感觉到很强烈的暖意。

“阿痕,今天要去医院例检。”曾筱菲吃着早饭,说道。

展肖痕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妈咪,我要陪你们一起去。”曦曦一听说要出去,就迫不及待的要求。

“你还要上课,你忘记了,你现在已经在上幼稚园了。”曾筱菲揉揉曦曦的头发,轻语道。

“曦曦不喜欢上课。”曦曦憋着嘴,抗议。

“那怎么行。我会让司机送你去上学。”对于教育问题,曾筱菲一直很严肃。

当然,那只是针对曦曦,小炼不需要他超心。

“妈咪是坏蛋。”曦曦更加不满。

小炼看一了一眼妹妹,很不屑的吐出几个字,“有你这样的妹妹,真是丢人。”

曦曦瞪着眼睛看着哥哥,委屈极了。

小炼规矩的放下餐具,礼貌的起身,“我吃饱了。”

然后,像个小王子一样离开。

曦曦不喜欢哥哥,一点点都不喜欢,为什么她觉得很难做的事情,哥哥总是轻而易举就可以完成,为什么她不喜欢的那些事情,哥哥都可以做得很好,她真是讨厌死哥哥了。

“妈咪,哥哥骂我。”曦曦苦兮兮的告状。

曾筱菲只是笑,“你哥哥说得很对,快吃饭,吃了该去上学了。”

曦曦知道妈咪偏袒哥哥,瘪着嘴没再说话。

展肖痕倒极其严肃的说着,“小炼真的很讨厌。”

“爹地也觉得是不是?”曦曦眼睛里面放星星,璀璨璀璨的。

“是。”展肖痕再次坚定的点头。

小炼比他还聪明,他想不通!

曾筱菲实在无语,只能催促他们快点吃饭。

这个家庭组合在一起真的很奇怪,超成熟的儿子,超调皮的女儿,低智商爸爸,以及一个还算唯一正常却感情比较冷然的妈妈。

早饭之后,曾筱菲陪着展肖痕做检查。

医生拿着那份最新的检查报告,展肖痕坐在一旁无聊的等待,曾筱菲对着医生,捏紧的手指预示了她的紧张。

“展太太,你先生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还是没办法动手术吗?”曾筱菲急切的问道。

“你先听我说,不是不能动手术,而是手术风险太大。你应该了解,那颗瘤子长在血管上,如果手术不当,脑血管爆裂,你明白其中的危险,况且,瘤子紧挨着神经,如果神经受损,很有可能,即使活下来了,也会是植物人或者低智商。”

“我先生现在的智商,只有5岁。”曾筱菲努力压抑情绪。

“这个我知道。”医生推了推他鼻梁上那副厚厚的框架眼镜,“展太太,其实今天你来,我就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你说。”曾筱菲屏住呼吸。

“这样下去,就算做化疗,也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生命。”医生的话,一字一句清清楚楚传入了曾筱菲的耳朵里。

曾筱菲愣怔了,久久。

那一刻,她觉得她的背脊都是凉的,全身都被冰川封印。

“当初的时候,不是说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吗?当时你不是说,这样的情况,如果处理得好,活5年是没有问题的。我什么都按照你说的做,为什么才仅仅两年,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曾筱菲再也冷静不下来,她冲着医生大吼。

展肖痕抬眸看着她,有点被她的样子吓到。

“你也知道,世事难料,而且我当时也只是说一般情况,谁都不想,你先生的病情,恶化到这种程度。”医生无奈。

“那你告诉我,怎么样才可以救他!”她冷静,她说,此刻,她要冷静,冷静。

“对不起。”医生歉意。

曾筱菲狠狠的看着他,她其实并不是恨他,她只知道,生病了,是应该找医生的,如果医生都说无能为力了,她还能去找谁,她能够去找谁?

她咬着嘴唇,压抑着身体的颤抖。

“不过,我听说爱德华教授全球考察已经回国了,现在在纽约肿瘤专科医院,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他,但是也请别抱太大希望,就算是脑瘤专家,在他的手术生涯中,也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你先生这样的情况。”医生只能提出建议。

爱德华在全球都很出名,是脑瘤的专家,在他手上的手术,从来都没有失误过,几年前辞去工作,到世界各地实事考察,或许在这段时间,他得到了另外的收获,所以,他也抱着小小的希望,为他们介绍。

“麻烦你联系他,我想试试,无论什么方法,我都想试试。”曾筱菲抓着医生的手,有些悸动。

“好,我帮你联系,你别急。”医生推开曾筱菲的手,拿出电话,在一旁打着电话。

曾筱菲紧张的看着他,看着他偶尔嘴角微笑,偶尔蹙眉深思,她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她的心就只是砰砰跳个不停。

好久,医生才放下电话,走回来,“爱德华答应了,让你去纽约肿瘤专科医院去找他。他正好,在研究这种项目,虽然没有临床经验,但既然他能够答应,相信会有奇迹发生的。”

“谢谢你,我马上赶去纽约。”曾筱菲仿若突然找到了希望,“对了,你能不能把爱德华医生的电话给我,我好联系。”

“没问题。”

“真是谢谢。”曾筱菲存好号码,扶着展肖痕离开医院。

离开的时候,医生站在门口送他们,“愿上帝保佑你们。”

曾筱菲没有回话,笑了笑。

有了一点希望,终究是好的。

回到别墅,曾筱菲为展肖痕简单收拾些东西,自己的东西也收拾了一些,没来及等小炼和曦曦就坐着飞机去了纽约。

到达纽约的时候,是下午。

他们很顺利的找到了爱德华,和想象的不一样,他其实只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高高大大,笑起来很温柔。

“我已经了解了你先生的基本情况,不过,我还是要亲自为他做一个全身检查,这有利于我对你先生更详细的了解。时间定在明天上午,你看行吗?”爱德华说,他总是微笑着。

“我现在是需要去办理住院手续吗?”曾筱菲询问。

“最好是这样。”爱德华点头。

曾筱菲不知道这次的到来会怎么样,但是她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刻,她是绝对绝对不会放弃。

安排好了一切,展肖痕已经很累了,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她坐在他旁边,虽然累得不行,但是她却一刻都没有想要睡觉的感觉,他摸着他明显消瘦了好多的脸颊,“阿痕,你知道吗?我好想把自己身上的肉,割在你的身上。”

他俊美的脸上,好看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曾筱菲连忙按下静音,看了看来电,接起,“以楠。”

“是阿痕的病情严重了吗?”那边,传来他焦急的声音。

曾筱菲沉默了一下,本想隐瞒,又觉得,如果真的很严重了,如果真的有了那一天……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嗯。”

“怎么会这样?我刚刚给阿痕的主治医生打电话,他说你们已经转去纽约了,你现在在纽约吗?”他真的很急。

“我和阿痕已经到纽约了。”

“那边怎么说?”

“不知道,明天做检查,做完之后,才会有结果。”

“那好,明天我过来。”舒以楠下决定。

“不需要的,等结果出来了,我会通知你。”

“嫂子,你知道,我不想再失去我的朋友。”舒以楠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曾筱菲看着电话,出神。

她其实不想,不想舒以楠过来,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觉得,他的病情,并不是那么严重,他还可以挺过去。

而她真的没有想到的时候,第二天上午时刻,舒以楠赶到了医院,除了舒以楠,李麟玺夫妇,凌子逸夫妇也都过来了。看来是连夜飞过来的,眼眶都布满血丝。

她看着他们,什么都没说,等着爱德华的结果。

中午时刻,爱德华把曾筱菲叫进了办公室,阿痕那个时候在睡觉,有护工在照顾,所有人都很担心的,一起走进了办公室。

爱德华示意他们坐下,拿出那份检查报告。

“确实,展先生的病情很严重。从片上,你们可以看到他这边的血管已经开始被挤压,所以他经常会伴有呕吐和头晕的情况。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好的话,还能够支撑三个月,坏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血管爆破,脑充血死亡。”爱德华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惊得说不出一句话。

“那么,还有办法吗?”曾筱菲冷静的问他。

所有人都看着曾筱菲,又看着爱德华医生。

没有人能够冷静下来,就连一向沉着的凌子逸,也皱紧了眉头。可是此刻的曾筱菲,冷静得吓人。

“当然,但,需要风险。”爱德华抿唇,嘴角浮出一丝笑意。

“什么意思?”曾筱菲问道。

“我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能够成功的救下你先生。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让他继续存活在这个世上,我不能保证他会不会成为植物人或者继续现在这样低智商。当然,也就意味着,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你先生会死在这场手术上。”爱德华的声音,尤其的严肃。

全场安静得连呼吸的声音似乎都可以听到。

爱德华看着全场的人,眼眸最终锁定在曾筱菲的身上,“如果愿意接受手术,我明天上午就可以安排,在此之前,需要签订病危通知书,也就意味着,在这场手术中出现任何情况,医院以及我,都不会赋予任何责任。”

办公室中,墙壁上的时钟滴答滴答不停的响着,那种声音就如敲响死亡的钟声一般,让所有人的心,都扭成了一团。

没人敢说话,没人说得出一句话。

“好,我签!”曾筱菲的声音清脆,干脆。

所有人直直的看着曾筱菲,不相信的看着她。

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五十,这种概率,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理智也明白,手术是必定得做的,却完全无法想象,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她就下定了这么大一个决定。

焰凤血有些忍不住,“菲菲,你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曾筱菲连想都没有想,对着爱德华,“协议在哪里,我马上签。”

爱德华把协议递给她。

曾筱菲拿起旁边的钢笔,咬牙一口气签下字。

她说,她不能倒下去,她必须陪着阿痕一起走下去,无论,最后结果是什么。

“还需要什么注意事项吗?明天之前需要准备些什么,阿痕能够吃些什么不能够吃些什么?”曾筱菲询问情况。

“是有些要注意的,到你先生的病房去,我会一一交代,顺便再看看他现在的情况。”爱德华起身。

曾筱菲连忙跟在身后。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迪亚终于忍不住,“小血,你说她怎么可以那么冷静?”

她到底爱不爱展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