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番外107 从此……往后余生,不离不弃(大结局,终章)(1/2)

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

辛早早意外的没有去上班。

慕辞典也没多问。

一般有辛早早在,慕辞典就基本不会抱晚晚,会把晚晚都留给她,然而今天的辛早早,对带着晚晚也有些,提不起兴趣,月嫂都发现了。

月嫂问道,“夫人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慕辞典那一刻坐在电脑前处理工作,月嫂的这句话,似乎也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往那边看了一眼。

辛早早说,“没什么。”

就是心里很难过。

就是很多情绪在心口处,堵得很难受。

“看你今天气色也不太好,夫人不会又怀孕了吧。”月嫂大声道。

“怎么可能?!”辛早早连忙撇清,声音有些大。

慕辞典的注意力也转移了。

辛早早大概只是有心事儿。

上午慕辞典处理完了工作,下午又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辛早早就这么看着他。

他行李真的不多。

从他搬到这里一个箱子,到离开的时候似乎也只有一个箱子。

辛早早几次想要开口的话,就又沉默了。

晚上。

慕辞典依旧先忙碌着照顾晚晚,把晚晚哄睡着了之后,没有立刻睡觉,而是起身往房间外走去。

辛早早突然拉住他。

慕辞典一怔。

缓缓,他推开辛早早的手。

辛早早觉得手心一空。

慕辞典说,“有事儿吗?”

“你明天要走吗?”

“所以我现在要去给月嫂说一下,我不在的时候,怎么哄晚晚睡觉。”

“一定要走吗?”辛早早问,喃喃的问。

“嗯。”

辛早早咬唇。

慕辞典也没有在意辛早早的情绪,走了出去。

辛早早就在房间里面,心里有些说不出来的难受。

慕辞典出去了好一会儿,才回到房间。

他看着辛早早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也没有要洗澡的意思。

慕辞典也没有催促,准确说,她的生活习惯,他都没有过问,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关灯了。”

因为晚晚睡觉,太明亮会影响她的睡眠。

辛早早点头。

慕辞典就关了大灯,依旧睡在了晚晚的旁边。

很安静,很安静的在睡觉,完全没有任何,没有任何要和她多说什么的意思。

她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好一会儿才从沙发上站起来,去了浴室,洗澡。

洗澡也洗得很慢。

就是心事儿很重。

其实她和慕辞典,早就应该分开的……

只是……

只是,她为什么会突然很难受。

一想到慕辞典要真的走了,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

她洗完澡出来。

慕辞典和晚晚似乎都睡着了。

安静的房间中,还传来了慕辞典有些轻微的呼吸声。

她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慕辞典和晚晚睡着的模样,在朦胧的灯光下,很温暖很柔和的一个画面。她脑海里面会陡然想起,想起很多个晚上因为晚晚的哭闹醒过来,她就会看到慕辞典半点怨言都没有了起床给晚晚兑奶,给晚晚换尿不湿,似乎感觉不到累,而她有时候也想起床帮忙,但真的会困到不想起来。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慕辞典离开了,她一个人能不能够照顾得好晚晚,她之所以可以放心去上班,就是因为她终究还是信任慕辞典,终究还是信任他能够照顾好晚晚,终究只有他才可以照顾好晚晚……

她心口很难受。

压抑着的难受,让她没有上床,而是去了外阳台。

外阳台的风很大,而她就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裙。

她看着锦城这座城市,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心思在一直不停的摇曳。

她突然想起慕辞典和吴千媛订婚的时候,那晚上她也站在这么一个阳台上,听到了他们娇嗔的声音,她那个时候真的很冷漠的在接受,在承受着慕辞典给她的所有伤害,她那个时候就真的忍受了,然而现在,然而现在想起那个画面,她却感受到了内心撕心裂肺的疼痛,她甚至在想,慕辞典这次离开之后,是不是就真的会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会真的重新找一个女人……重新生活。

重新的生活不需要隐忍,他们会上床,会另外生一个小孩……

她眼眸微动。

猝不及防一滴眼泪就这么落了下来。

她居然在想到慕辞典的未来时,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居然会这么这么痛。

痛到,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她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这么久以来,一个人独立面对这世界这么久以来,她几乎没有求助过任何人,此刻却因为内心的痛苦,给宋知之拨打了电话。

宋知之有些迷糊不清,“早早?”

“打扰到你了吗?”

“现在……快凌晨1点了。”显然是打扰到了。

“对不起,我……”

“说吧,我醒了。”那边揉了揉眼睛,做清醒状。

“我是觉得有些难受。”

“因为慕辞典吗?”宋知之一针见血。

辛早早也不隐瞒了,“嗯。明天我们就要离婚了。”

“什么?”宋知之有些激动。

旁边的季白间转身将她抱在怀抱里。

宋知之有些羞涩,不敢发出声音。

“就是……要离婚了。”

“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离婚就离婚。”宋知之很诧异,“你们之间,一直不好?”

“一直不好。在发生柳茜的事故时,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就很恶化了,慕辞典在那个时候就写了离婚协议书,但是一直没有来找我,我想可能是看在晚晚还小的份上。现在……现在应该是突然想明白了。”

宋知之越发怀疑了。

按理,慕辞典不可能主动提离婚,不管辛早早有多排斥他,只要辛早早不提,他绝对不会提,对慕辞典而言,陪着辛早早和晚晚,应该是他能够想到最幸福的事情,他绝对不会离开她们。

再则。就算慕辞典想明白了,绝望了,不想再打扰辛早早的生活,他也不至于等到现在,等到现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时间段来离婚,她总觉得中间出了什么问题。

在她正欲开口那一刻。

她身边的季白间突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不要说。

宋知之接到自己老公的眼神,一下就明白了。

她接着辛早早的话,问道,“那现在你怎么想?”

“我不知道。”

“你不想离婚是吗?”宋知之一针见血。

辛早早咬牙。

“如果你想离婚,你就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我很矛盾。”辛早早坦率的告诉宋知之,“我原本真的很排斥慕辞典,我真的觉得他给我这辈子带来了很多不快乐,我很长一段时间真的很想他远离自己,真的不要在靠近我。”

“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我除了他,接受不了任何其他男人。宋厉飞也好,季白里也好,就是……接受不了。”辛早早讽刺的笑了笑,“我有时候真的看不起我自己。”

“为什么你要那么排斥慕辞典?”宋知之问。

现在最应该的是弄明白这个问题。

“因为……他曾经是伤害我很深,深到我不想去忘记,不想去忘记曾经的痛。”

“你是不是还怕,慕辞典会再次来伤害你?”

“也许吧。”辛早早承认。

“事实上你其实也很清楚,慕辞典现在对你的好已经人神共愤。”宋知之说,“与其说你怕慕辞典再伤害你,不如说,你是在给自己不和慕辞典在一起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辛早早心口一动。

宋知之说得很对。

她很清楚,慕辞典现在对她的好,很好很好。

好到,不可能再来伤害她。

“早早,我大概明白了,你和慕辞典之间最大的问题不是爱不爱,好不好的事情了,而是你内心的那点骄傲在作祟。”

辛早早皱眉。

“说直白一点就是,你对慕辞典不甘心。不甘心他那么伤害了你之后,你还爱着他。不甘心,他做了那么多,他身边人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你还要和他不计前嫌的在一起。”宋知之剖析,“你抱着这样的心态,在你们之间平平淡淡相处的时候就会相安无事,毕竟你也不是喜欢找是非的人,但也绝对不会有感情的深入发展。而在你们之间一旦发生了有关慕辞典引起的事故时,你就会疯狂的爆发出对慕辞典的仇恨和排斥。”

辛早早咬着唇瓣。

是因为被宋知之说到深处。

“现在慕辞典要和你离婚了,你又开始接受不了了。这其实就充分的说明了,你内心深处其实很想和他在一起,你内心深处很爱他。只是因为你的不甘心所以不想示弱,更不会服软。”宋知之说,有些叹气的说道,“早早,我知道让你去原谅一个曾经伤害你的人很难,毕竟谁都不是圣母玛利亚,做不到那么慷慨那么无私。但是,你仔细想想,慕辞典这些年对你做的,就真的没办法弥补他曾经的过错吗?就没办法弥补他曾经在家庭的逼迫下,对你做的那些伤害吗?”

辛早早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很多时候甚至故意忽视这个问题。

“早早,曾经毕竟是曾经,活在曾经的世界里永远得不到快乐。伟人说一切要往前看,过去终究会成为历史。死拽着过去不放,伤害的是自己还有自己身边对你最好的人。”宋知之苦口婆心的说道,“敞开心扉,珍惜眼前人。”

敞开心扉,珍惜眼前人!

珍惜……慕辞典吗?

过去,就真的让它成为过去吗?

她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宋知之。

宋知之也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犹豫,她说,“慕辞典明天就要和你离婚了。”

辛早早听到这句,心口一下就痛了。

很明显,忽视不了。

她说,“知之,我该怎么做?”

宋知之嘴角一笑。

看来,辛早早对慕辞典的感情,也比她自己想的深很多。

否则不会在慕辞典真的要离开了,会承认了自己的感情。

会想要试图挽救。

“夫妻之间,没有什么是睡一次解决不了的,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宋知之阴险一笑,“直到,睡服为止。”

辛早早心口波动。

“相信我,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我……”辛早早咬唇,“嗯。”

“明天等你好消息。”宋知之笑。

“嗯。”辛早早重重的点头。

那一刻似乎也在为自己鼓气。

“晚……安。”

宋知之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就觉得抱着她的男人眼神不对劲儿了。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谁告诉你夫妻之间,没有什么是睡解决不了的问题?”

“季白间你别乱来,你明天还要赶飞机……”

“慕辞典明天也要赶飞机。”

“不一样……”

“你是觉得我体力没他好?”

“……”我特么只是很困了!

卧槽。

……

辛早早挂断电话。

夜风其实很凉,她心口却突然很热。

其实对慕辞典,对慕辞典……前几天就已经想过了。

她咬紧唇瓣。

既然,既然不想他走……

她走进房间。

房间中依旧很暗,一道很浅很浅的灯光照耀着房间。

她弯下身,突然抱起晚晚。

慕辞典一下就惊醒了,他睁开眼睛猛然看着辛早早,看着她把晚晚抱了起来,有些诧异,“醒了吗?”

“不是,我想把晚晚抱给月嫂那边。”

慕辞典眉头微皱。

“她……我有些失眠,我想是不是她……”辛早早解释。

解释的时候,脸都红透了。

好在灯光很暗,根本看不出来。

慕辞典从床上起来,他说,“我抱过去吧,你睡。”

辛早早犹豫了一下,“嗯。”

她把胖嘟嘟的晚晚抱给慕辞典。

慕辞典抱着晚晚就离开了。

辛早早在房间有些心跳加速。

她没有对慕辞典主动过,不,有一次主动过,那是她中了药,在如此理智清醒的情况下,她真的有些紧张。

紧张到,有些不知所措。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迅速的跑去衣帽间,把自己的睡衣全部翻了出来,其实身上这套就已经比较露了,她想会不会有更风尘一点的,终于找到了一条,大红色的真丝吊带裙,裙子后面就是几根系带子,前面也就薄薄的一层,她记得这条裙子还是Lina送给她的。

还好她没有扔了。

她换上,换上之后又喷了一点香水。

然后才走出衣帽间回到卧室。

慕辞典还没有回来。

晚晚醒了吗?

辛早早躺在床上又等了一会儿。

等了好一会儿。

就算晚晚醒了,吃奶哄睡觉,应该也回来了。

她赤脚下床,打开房门。

房门外,客厅沙发上,睡着一个人。

辛早早脚步就站在沙发不远处,看着慕辞典睡在了那里。

所以,他压根没打算回房间。

所以,没有晚晚,他压根没想过会和她同房。

也是。

都要离婚的关系了,他怎么可能还会跟她单独睡在一张床上。

辛早早眼眶有些微红。

慕辞典的排斥真的让她心口很难受。

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在拒绝慕辞典,现在,她终于感受到,被拒绝的滋味。

而这一刻,她却没有转身离开,而是一步一步,走向了慕辞典。

走到他身边,蹲在他的面前。

慕辞典睡着了吗?

她一个晚上辗转难眠,而他却睡得很安稳。

心口,就是有些刺痛。

一直刺痛着……

她脸颊靠近慕辞典,唇瓣轻轻的印在了他的唇瓣上。

她亲吻着他。

......

身体突然被人推开。

慕辞典从沙发上坐起来,“辛早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