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309.312

王牌特种兵 豹纹小短裙

?“哼,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是你能够撒野得了的,想要他们继续留下,这不是不行,除非你能拿出钱来,否则一切免谈,再妨碍我们的工作,我立即叫警察来逮捕你。, ”马主任轻蔑道。

虽然陈皓刚才的样子,使得他心里产生害怕的感觉,但毕竟这里是医院,而且周围还有人在,他堂堂一个医院主任,也见过许多世面,不会那么容易被吓住的,否则他的面子将‘荡’然无存。

“一共欠了多少钱?“陈皓冷声道,虽然他很想将眼前这个没有医德的人揍一顿,但他知道这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因此直接问沈静怡欠医院多少钱。

“哼哼,真是自不量力。”马主任心里冷道,双眼微微一眯,‘露’出一丝冷笑,道:“不多不少,也就十万而已,你要是想替她们还上,我是没什么意见,依旧让她们住在这里,否则就给我滚蛋”。

“我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够这么嚣张,等我把钱拿来了,再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陈皓双眼一凝,拿出手机走到了窗边。

“陈皓,有什么事情么?”电话那头传来方明的声音。

“方叔,我一个朋友的母亲在中心医院住院,在305病房,现在需要一些钱,所以向你借一些先应付下。”陈皓轻声道。

“呵呵,跟方叔还这么客气,说什么借不借的,你需要多少钱?”方明淡淡道。

“一百万”

“这容易,一会儿我就让曹管家送过去给你,我跟那边的院长也熟悉,我就让他多多照顾一下你朋友的母亲。[., 超多好看 ]”方明轻声道,丝毫没有一丝犹豫。

“额,方叔,等下你叫曹管家将五十万换成一块钱的硬币,用车子拉到医院‘门’前。”

“好的,我这就叫人去办。”方明答道,也不问陈皓为何要那么多一块钱的硬币。

“怎么样,是不是没有钱啊。”马主任嘲讽道。

“到底有没有钱,等下你就知道了,丑话说在前,如果将钱还上之后,你要是不为刚才的行为道歉的话,我就用钱砸死你。”陈皓双眼微微一眯,‘露’出一丝冷笑。

“真是大言不惭,如果你有那么多钱的话,就砸死我吧,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如何用钱砸死我。”马主任轻蔑道,一点都不相信陈皓的话。

“静怡,他是谁?”沈静怡的母亲沉声道,她不知道陈皓跟自己‘女’儿是什么关系,竟然会如此帮她们。

“妈,他是我朋友,之前帮了我忙,所以跟着我一起来看你了。”沈静怡低声道,看了一眼陈皓。

“阿姨,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很快就解决了,来的有些仓促,不知道买些什么,只能买些水果了。”陈皓笑道,将水果放到小桌上。

“来就来了,还买什么东西,这多‘浪’费。”王惠一脸笑容地看着陈皓。

“呵呵,没事的,反正也不需要多少钱,等下次,我再买一些补品给您补补身子。”陈皓轻笑道。

“不用了,不用了,你能来看阿姨,阿姨就很高兴了,不需要买什么东西。”王惠摇头道。

“哼,等下我看你如何收场。”马主任心里暗道,对陈皓刚才的态度十分不满。

王惠仔细打量了一下陈皓,脸上‘露’出一丝和蔼的笑容,同时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对陈皓的印象很好,同时还冒出了一个想法,就是想撮合一下眼前两人。

沈静怡看着自己妈妈的样子,就知道她妈妈想歪了,撅了撅嘴表示不满,王惠看着自己‘女’儿的样子,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此时马主任完全被无视了,这让他十分的生气。

“这里不是你们聊天的地方,你所说的钱在哪啊。”马主任冷道,一张脸拉得老长。

陈皓皱了皱眉,正聊得开心,没想到对方跳了出来,扫了雅兴,正当他准备教训对方的时候,一个穿着白挂的医生走了进来,此人长着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散发着一股威严。

“院长,你来这里有何事?”马主任立马换了一个笑脸,上前询问道,十足的马屁‘精’,让人十分的鄙视。

院长并没有理会马主任,直接来到陈皓的面前,轻声道:“请问你就是陈皓吧?”

“嗯。”陈皓点头道。

“呵呵,我叫张华,是中心医院的院长,听说你朋友的母亲住院,所以赶紧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张华轻笑道,方明已经打电话给他,要他照顾一下,所以他赶紧赶来305病房。

“张院长,真不知道你们医院是怎么挑选医生的,连这种没有医德的人都要,刚才那位马主任说要将我们赶出医院,而且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陈皓嘲讽道。

马主任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刚才他看到院长对陈皓这么客气,就知道踢到铁板了,不过内心深处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但是现在这一丝侥幸早已消失。

“噢,还有这事?”张华皱眉道,脸‘色’变得沉重起来。

“呵呵,刚才马主任可是非常的威风啊。”陈皓冷笑道,一点面子也不给。

张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要是陈皓不满意,那么方明肯定会出面的,到时候他这个院子也不用当了。

“马主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华沉声道。

“院子,这……这……,我也是按照规矩办事,她们欠了医院十万,所以我只能让她们离开了,还有许多病人等着用病房。”马主任颤声道,后背直冒冷汗,脸‘色’有些惊慌。

“真是胡闹,我之前在会议上说了多少次,我们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不要全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作为医生,要有医德。”张华怒斥马主任。

马主任脸‘色’十分难看,但是他不敢出声反驳,否则就完蛋了,现在张华是找一个台阶下,要是他拆台的话,那么他将不能在中心医院任职,他可是好不容易当上主任的位置,可不想为此丢了前程。

“是,是,这都是我的错。”马主任连忙点头道。

陈皓在一旁看戏,他当然知道马主任只是一个替罪羊,如果没有上面的默许,下面的人敢这么做么,就算敢,但是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理直气壮,但陈皓并没有揭穿,反正他对马主任的印象十分差,看着对方被训斥,他很乐意。

?“是,是,这都是我的错误。 ”马主任连忙点头道,心里一直在祈祷这件事就这么过去。

张华看着马主任不停地认错,心里也是很满意,这件事在医院这行业也是见怪不怪了,况且对方欠款是十万元,这已经达到了上限,即使他知道,也不会出来阻止。

“等下回去之后,写一份检讨,一定要深刻反省。”张华沉声道。

“好的,我一定会深刻检讨。”马主任惊慌道。

“陈皓,这件事都是院方处理不当,所以才造成这种误会,等下就转移病房,转到高级病房去,而且还有专‘门’的护士照顾,你觉得怎么样?”张华笑了笑,语气很轻。

“呵呵,既然张院长都这么说了,如果我们不肯的话,那就是不给面子了,不过我还有事情要和马主任商量商量。”陈皓轻声道,一脸微笑地看着张华。

马主任听到陈皓还要跟他算账,心里一惊,额头都开始冒冷汗,现在他知道陈皓的背景不简单,连院长都要和和气气,他更加不敢跟陈皓对抗了。

张华皱了皱眉,不知道马主任跟陈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也感到为难,要是不平息陈皓的怒火,那么他这个院长也不用当了,所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心里不知道骂了马主任多少次。

就在这时候,窗外传来了卡车的声音,陈皓嘴角微微上扬,知道曹管家已经将钱带来了,而沈静怡母‘女’却没有说话,特别是沈静怡,她很乖巧,很安静,知道自己该如何做。

“马主任,你最好跟我到外面去。”陈皓轻声道,虽然语气很轻,但是却有着不可抗拒意思。

陈皓向沈静怡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跟自己也一起出去,很快,房间内只剩下王惠和两个实习护士,其他人全都跟陈皓走到了外面。

卡车引起的轰动吸引了很多人的围观,这时候,曹管家从轿车走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箱子,看见陈皓之后,便朝对方走去。

“陈皓,这是董事长叫我拿给你的,里面是五十万,还有五十万全都按照你的意思,换成了一块钱的硬币,就在那辆大型卡车上。”曹管家轻声道,将箱子‘交’给了陈皓。

“呵呵,替我向方叔说声谢谢,当然还要感谢曹管家帮我这忙。”陈皓感‘激’道。

“呵呵,不用,如果还有什么需要,你可以打我电话,我还要送些东西给慕心,所以得离开了。”曹管家轻笑道。

“好的,你先去忙吧。”陈皓朝对方点了点头。

此时的马主任已经知道害怕了,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这一次知道踢到了铁板,心里十分的后悔,早知道他就不该说那些话了,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马主任,现在我已经将钱拿来了,你该如何说?”陈皓双眼微微眯,冷笑地看着对方。

“啊……呵呵”马主任脸上‘露’出难看的笑容,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说了,这一切只能怪他太无目中无人,不会看人,连一旁的张华都感到很生气,对马主任十分不满。

“呵呵,陈皓,这件事都是马主任一时冲动才闹出的误会,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张华笑道,想要将陈皓的怒火平息掉。

“张院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他当时说话太难听了,目中无人也就算了,连他人的尊严都践踏,今天谁来了都没有用,要么道歉,要么就被硬币砸死。”

陈皓双眼一寒,态度十分坚决,丝毫不给张华面子,这件事如果不给一个‘交’代,他是不会罢休的,对这种没有医德的人,他也不必留情面。

“陈皓,还是算了吧。”沈静怡低声道,有些担心。

“你不用怕,还好今天有我在场,如果没有呢,或者换作其他人呢,作为一名医生,首先想到不是救死扶伤,而是钱,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陈皓沉声道。

张华也知道今天必须要给陈皓一个‘交’代,不然这么闹下去,对他个人以及医院都会有不小的影响。

“马主任,站在那里干嘛,还不快点道歉。”张华冷道,加重了语气。

马主任一脸惊慌地走过来,脸‘色’有些苍白,“我为刚才的事情道歉,请求原谅”。

“你对我说没有用,至于原不原谅你,不是我说了算。”陈皓淡淡道。

马主任连忙对着沈静怡道歉,态度还算诚恳,沈静怡没想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看着连连道歉的马主任,她也有些不知所措。

马主任看着沈静怡没说话,心里更是着急,要是对方不原谅,那么就完蛋了,所以更加卖力地道歉,心地善良的沈静怡最终原谅了马主任,马主任得到原谅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他此时已经不怕丢脸了,只要能够保住他的前途,丢脸又何妨,张华也是松了一口气,就是怕对方死咬着不放,到时候就麻烦了。

“呵呵,既然马主任已经道歉,也得到了沈小姐的原谅,这件事就算结束了吧。”

张华这时候出来打圆场,同时看着陈皓,想要听到对方的答复,不过陈皓脸‘色’并没好转,依旧寒着脸。

“从现在开始,撤掉你主任一职,降为副主任,同时扣掉你半年的奖金,你现在就回去反省一个星期,给我深刻检讨。”张华沉声道。

“是,是。”马主任连忙点头道,不敢对处罚有任何的不满,奖金没了,这不要紧,至少他还能当副主任,没有被赶出中心医院。

“好了,不要在这件事上‘浪’费了,那辆卡车上的钱,你们帮我处理吧,王阿姨的病就‘交’给你们处理,尽快给我制定出一套治疗方案。”陈皓轻声道,不再寒着脸。

“好的,这件事由我亲自处理,将组成一支专家团,尽快制定治疗方案。”张华保证道。

事情已经处理完,该处罚的人已经处罚了,张华也保证亲自接手王惠的病情,所以陈皓也无需再继续刁难下去,便和沈静怡回到了病房。

沈静怡在后面打量着陈皓,她对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很难相信,陈皓先是帮她解围,亲自撞毁了陈建的跑车,然后又是出手教训马主任,还出钱帮她妈妈治病,这一切让她感到有些不真实。

?这对陈皓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在沈静怡心里却不这么想,对陈皓是十分的感‘激’,而且两人认识的时间才短短几小时,但陈皓不仅帮她解围,而且帮她还上了医院的欠款,更是让院长组专家团对她妈妈进行治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是没有人肯相信。

钱对陈皓来说只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没有多大的意义,但要是用钱来做有意义的事情,他是丝毫不吝啬,话说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人,恐怕也只有陈皓。

“陈皓,你为什么会帮我,我们认识的时间才几个小时,你却这么义无反顾的帮助一个陌生人?”沈静怡突然出声道,一脸认真地看着对方。

陈皓笑了笑,至于为什么会帮,或许跟他审判者的身份有关吧,不过他不会将这些事情说出来,这是他的秘密,一旦泄‘露’,将会引来很多麻烦。

“钱对我来说只是一串数字而已,或许你会认为我这是在炫耀,不过帮你或者其他人,我完全是感觉,凭借感觉行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陈皓轻声道。

沈静怡安静地看着陈皓,想要从陈皓脸上看出一些端倪,不过让她遗憾的是,陈皓十分平静,没有任何端倪,如果是其他人,沈静怡可能会认为对方是有所图,她没钱没势,只有脸蛋,身材而已。

但是陈皓的眼睛很干净,没有一丝‘欲’,所以沈静怡相信,陈皓不会是因为她才帮忙的,脸上严肃的表情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微笑。 网.,

“我信。”沈静怡坚定道。

“走吧,先去看阿姨怎么样了,等将医院的事情处理好后,我再去处理自己的事情。”陈皓轻声道,朝着病房走去,沈静怡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在陈皓的干预下,王惠已经住进了高级病房,而且还有许多专家一同探讨治疗方案,事情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马主任则是回去深刻检讨。

良久,病房内只剩下陈皓,王惠母‘女’,其他人都离开了,对于陈皓的帮忙,王惠母‘女’连连感谢,陈皓对此则是笑了笑。

“阿姨,你们不用再感谢了,这种话说多了就不好了,太见外了。”陈皓赶紧出声道。

“好吧,不说了,阿姨真是想不到,世上还有像你这么好的人,你和静怡认识没到几小时,竟然这么义无反顾帮助我们。”王惠感叹道,对陈皓的印象十分的好。

“额,其实几个小时也算很久了,怎么说也算是朋友了,阿姨你就安心接受治疗吧,钱的事情不用担心,手术以及日后的恢复需要的费用全都‘交’清了,这里还剩下十万块,你们就先拿着,多买些补品。”陈皓将手下的十万递给王惠。

“不用了,不用了,你这么帮我们已经足够了,再要你的钱,更不行的。”王惠急道,连连拒绝。

“静怡,你拿着吧。”陈皓只好将钱递给沈静怡。

不过情况还是一样,说什么沈静怡都不肯接受,而且母‘女’的态度十分的坚决,这倒是让陈皓有些头疼。

“好了,好了,这钱就当作我借给你们,等有钱了再还给我,现在阿姨的身体有些弱,需要好好补一下,而且手术很伤元气,你也该为你妈妈想下。”陈皓沉声道。

“好吧,这钱就当我借你的,我给你写个借条吧,所有的费用全都算我借的,等有钱了,我会还给你,虽然时间会有些长,但是我一定会还的。”沈静怡对着陈皓道,态度很真诚。

很快,沈静怡将借条‘交’给了陈皓,陈皓接过借条,看着上面的内容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如果他不接受的话,想必对方也不会接受他的帮忙的。

“好了,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号码,不用送我了。”陈皓笑了笑,将号码‘交’给对方后,便离开了病房。

“真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心地真善良,静怡,一定要记住这个恩情。”王惠沉声道。

“嗯,我会记得的。”沈静怡点头道。

“陈皓这孩子不错,等妈病好了,一定要请他来家里吃饭,我们虽然穷,但是也要有骨气,虽然陈皓说不用还钱,但是我们还是要还的,不然良心不安。”王惠感叹道。

“嗯,不管多久才能还完,这笔钱都必须还上。”沈静怡沉声道。

……

陈皓将车停在了警局,他亲自来找邹小苒要答复,他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糊‘弄’过去的,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他。

“我来找傅警官,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陈皓淡淡道

“她现在在审理案件,暂时没有空,你可以先到接待室等一会儿,我帮你通知一下。”一名警察答道。

陈皓点了点头,在对方的带领下来到了接待室,如果邹小苒不告诉他,他也不在意,在他心中已经有了几个怀疑的对象,到时候他会派人去调查,特别是那个几个被革职查办的人。

良久,接待室的‘门’被推开了,邹小苒走了进来,穿着警服的邹小苒显得英姿飒爽,圆润‘挺’翘的丰‘臀’被勾勒出来,丰满的双峰似乎要挣脱警服的束缚,让人容易产生一种冲动,加上傲人的身材,美丽的脸蛋,简直是一个尤物,警服更加增添一**‘惑’。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制服‘诱’‘惑’。”陈皓心里暗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非常忙,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恕我失陪。”邹小苒沉声道。

“找你当然有事了,难道是来看你的么,虽然我承认你很不错,但我却不是白痴。”陈皓轻声道。

“什么事?”邹小苒冷道,寒着脸看向陈皓。

“就是关于陷害我的事情,你给我的结果,我不满意,而且也不要把我当成三岁小孩,随随便便找个理由糊‘弄’我,我要知道到底是谁要陷害我。”陈皓冷道。

邹小苒心里一沉,这件事还真的有些不好说,其中牵涉的事情有些复杂,而且有些人背景很大,不容易对付,所以她才没有告诉陈皓真实情况。

“我才没有闲情糊‘弄’你,那确实是结果。”邹小苒沉声道,眉‘毛’微微一挑。

第36章 逼问

?“傅警官,你知不知道在你说谎的时候有一个特点,身体向后微微倾斜,双眉快速地皱了一下,这速度非常快,或许连你都没有注意到,微表情最能表现一个人的真实想法。[看 最新章节请到 网.,] ”陈皓轻声道。

邹小苒心里一惊,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便调整过来,冷声道:“你少在那里装神‘弄’鬼,还微表情,我看你纯属没事找事,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陈皓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道:“傅警官,你确定真的没有话对我说?”

“确定,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该惩罚的人已经惩罚了。”邹小苒坚决道,这件事钱孙已经嘱咐过她,现在还不是时候,只能暂时隐忍下来。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继续追问了,不过你刚才确实在说谎,你一点都不专业。”陈皓笑了笑,朝着‘门’外走去,既然此路行不通,那么他就选择另一条路。

“陈皓,你为什么非要追查到底?”邹小苒沉声道。

“呵呵,想要陷害我,就要付出代价,我知道你们是怕引出更大的麻烦,因为其中牵涉到背景很大的人,所以你们有所顾忌,这和那几个被关押的人有何区别,欺软怕硬。“陈皓嘲讽道。

邹小苒脸‘色’变了变,陈皓的嘲讽让她很生气,她作为警察,一直是问心无愧,并不会因为对方的背景而害怕,只不过要暗中调查此事而已。

“陈皓,说话要有证据,不然我可以起诉你污蔑。 网.,”邹小苒冷道。

“随便你,想起诉就起诉,我已经习惯了,你们害怕,我不怕,不管那个人有多大的背景,我都要将他找出来,我就用我的办法对付他。”陈皓淡淡道,随后走出了接待室。

“真是‘混’蛋,你真是一个可恶的‘混’蛋,还说什么用自己的办法,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我又没有说不行动,只不过转入暗中进行而已。”邹小苒骂道,平时的样子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周律师,我想见一下那几个陷害我的警察,我有些事情要问他们。”陈皓轻声道,这几人就是最好的突破口,所以陈皓要从这里切入。

“好的,我现在就在警局等你。”陈皓挂掉了电话,坐在椅子上等着周康。

十分钟后,周康便赶到了警局,正好看见陈皓坐在椅子上,赶紧走了过去,道:“陈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刚才路上出了点问题,让你久等了”。

“周律师,我现在想找那几个人问些事情。”陈皓沉声道。

“这没问题,那几人此时已经进入监狱,我们现在就去监狱探访吧。”周康点头道。

在周康的处理下,陈皓见到了老三,此时的老三完全变了一个人,没有当初的嚣张,脸‘色’有些苍白,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想必在里面吃了一些苦头。

“想不到啊,不久前还那么嚣张,现在却落得如此狼狈,真是报应啊。”陈皓轻声道,老三看了一眼陈皓后,变转过头去,仿佛不认识陈皓一样。

“老三,你不要装着不认识,这才过去不久,难道你记‘性’这么差,我现在只想问你一些事,到底是谁想要陷害我。”陈皓冷声道,老三依旧没有说话。

“呵呵,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么,实话告诉你吧,即使你不告诉我,我也会找出那个人,只不过‘花’一些时间而已,当然我也会去找你的家人。”陈皓邪笑道,手指敲了敲桌子。

“你敢!!”老三立即怒了起来,情绪十分‘激’动,想要抓住陈皓,不过却被狱警给制服。

很快,原本情绪失控的老三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不过此时却留着泪,哀求道:“我求求你,这件事都是我做的,你要找就找我吧,别去打扰我的家人。”

陈皓只是想刺‘激’老三而已,他并不会去找对方的家人,祸不及家人,无辜的人,他从来不去伤害,不过刚才老三的情绪失控,却让他看到了机会,于是便朝周康打了一个眼神,让对方支开狱警。

几分钟后房间内只剩下陈皓和老三,陈皓平静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埋头哭泣的老三,他今天一定要知道那人是谁,所以他准备再次用对方家人来威胁。

“老三,你求我没用,决定权在你,你的家人是否安全,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否则谁也帮不了你。”陈皓威胁道,语气十分冰冷。

“我求求你,这件事真的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一点都不知道,要找就找我,你杀了我也可以。”老三痛哭道,连连哀求陈皓,看起来十分可怜。

“真是好笑,当初你们对我动手的时候,怎么没有留情。”陈皓冷道,无视对方的哀求。

“我真的不能说,如果说了,我的家人就有危险了,我也是被‘逼’无奈。”老三摇头道。

“你以为你替那人保密,就能够保住你的家人了么,真是笑死人了,你不说也可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家人绝对不会好过,但要是你说出来的话,我可以保证你家人的安全,该如何做,你自己看着办吧。”陈皓冷声道,用手拍了拍对方的脸。

“你确定能够保证我家人的安全?”老三擦了擦泪水,对着陈皓道。

“只要你说出来,我可以保证你家人的安全。”陈皓点头道。

“反正他也不会将我救出来,既然你保证我家人的安全,我就告诉你,如果你骗我的话,我跟你没完,即使死我也要拉着你。”老三冷道,双眼闪过一道狠‘色’。

“我承诺过的事情,一定会完成的。”陈皓淡淡道,一点也不在乎对方的威胁。

“这个人就是陈建,市长的儿子,当时我接到他的消息,让我陷害你,而且还拿我的家人威胁我。”

“陈建,又是陈建,看来真是‘阴’魂不散啊,处处想要陷害我,真以为我是病猫么。”陈皓冷声道,双眼闪过一道寒光,要说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

“我已经告诉你了,不过你最好不要骗我。”老三冷道,双眼直视陈皓。

“放心吧,我会保证你家人的安全。”陈皓轻声道,既然问出了幕后人,他就要保证老三的家人。

?陈建三番两次暗算他,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原本打算等义盟的事情结束后,陈皓才会对付陈建,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显然不可能了,这一次,他决定先解决陈建的事情,最好让对方永无翻身之地,要动陈建,一定会引出陈纪天以及他的势力。

“我知道你暗中还帮陈建做了很多事情,像你这种人,如果是在外面,早已经死了,如今监狱却成为你的保命符了,我想知道关于陈建的所有事情。”陈皓沉声道,态度十分坚决。

“呵呵……”老三直笑不停,眼神有些恍惚,似乎在回忆着事情,他确实帮陈建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从中获取了很多利益。

“实话告诉你吧,这一次陈建确实让我生气了,本来还不想这么早对付他,但是他不长眼,老是暗算我,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这次我就让他知道,有个市长老爸都没用。”陈皓冰冷道,眼神如寒冰一样冰冷,可怕。

老三心里一惊,被陈皓的气势惊到了,对方竟然敢说这种话,而且连陈纪天都不畏惧,心里阵阵苦笑,他这次载到对方手里不冤,不过他心里还是有打算的。

“想要我说出来也不难,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就当作‘交’易。”老三沉声道。

“你要是想让我帮你救出来,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你罪有应得。”陈皓冷道,直视着对方。

老三摇了摇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你救我出来的,做了这么多昧良心的事情,是时候好好反省了,我也没有脸面见我的家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会去做的。”陈皓淡淡道,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方赶紧说出来。

“我需要一百万,这笔钱‘交’给我的家人,我不想我家人继续吃苦。”老三沉声道,心里还是牵挂着家人。

“可以,一百万我会尽快‘交’给你的家人,现在可以说了吧。”陈皓淡淡道。

老三点了点头,沉声道:“三年前,陈建因为看上了一个‘女’孩陈红,所以展开了疯狂的追求,但是‘女’孩并没有被陈建的追求打动,反而躲着陈建,而当时‘女’孩已经有了男朋友,所以更加不理陈建,这让他感到十分生气,通过调查才知道‘女’孩有了男友。”

“对于陈建来说,这种失败让他感到耻辱,所以他要报复,仗着自己有权有势,暗中派人将‘女’孩绑架来,最后’了那‘女’孩,没过多久,‘女’孩死了。”老三叹息道,陈皓没有说话,一旁安静听着,不过从他沉重的脸‘色’可以看得出,他很生气。

“‘女’孩的男友和家人当即报警,而我正还是负责调查这件事的负责人之一,当时通过一系列调查,我们发现元凶,这人就是陈建,但是对方背景大,要求我们将这事隐瞒起来,‘女’孩的家人和男友不满这事的结果,更可怕的是在后面,陈建竟然暗中派人将‘女’孩的家人全都杀了,‘女’孩的男人因为一些事情而躲过了这一劫。”老三叹息一声,声音十分低沉。

“嘭”陈皓狠狠地拍了桌面,脸‘色’十分‘阴’沉,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杀气,让老三感到一阵胆寒,颤抖,窒息般的感觉,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你们真的不配做人,竟然昧着良心做出这种事,就算死一百遍都无法弥补你犯下的罪行。”陈皓冷道。

“我们又能做什么,对方背景大,而且我们的上司都下命令,我们只能照做,想要主持公道,那是非常困难的,陈纪天的势力有多大,你可能不知道,市委书记一直换,但是市长却没有换,这就说明了问题,我们这些小虾米根本斗不过。”老三苦笑道,情绪有些低落。

“最后陈建依然逍遥法外,那一户人家全都含冤而死,你们真是一群败类,连垃圾都不如。”陈皓冷声道,眼神十分的可怕。

老三点了点头,只见陈皓冷哼一声,朝着‘门’口走去,老三惊道:“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放心吧,我答应过的事情绝对会去做,你就待在监狱反省你所犯下的罪行吧。”陈皓冷声道,走出了房间,这一次监狱之行,不仅知道陈建陷害他,还知道了三年前惨案的幕后人。